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2.1亿》(中)

接着上文
————————————————————————


“食堂,在楼上吗?” 每个字都被咬得很标准,陈立农已经能判断出朱正廷的声音了。

“嗯,对的。要一起去吗?”

“好啊,谢谢你。”

“哦对了,你今天第一次骑车,要拉伸一下,要不然会疼的。” 陈立农说着自己做出了标准的拉伸动作,牵到肌肉纠结的地方一阵疼痛。朱正廷学着陈立农的样子动作,大概两三分钟吧,他们就停了下来。

往食堂的路上两个人进行着相当礼貌的对话,两个人的内心却没有这么守礼。陈立农心思杂乱,已经开始担心朱正廷的发挥。而朱正廷也在想,陈立农之前说的话是不是认真的。可如果自己来问的话就显得很尴尬,万一陈立农只是随口一说呢。

oxlxs…参加这个节目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朱正廷认真地看向陈立农,看他轻车熟路的在自动贩卖机输入了几个数字,三秒之后两瓶草莓牛奶被机械臂推了出来。陈立农一手一个,把其中一瓶递给了朱正廷:

“这里面,就草莓牛奶好喝,有人告诉过我,这是…真实的味道。”

朱正廷拧开瓶盖尝了一口,酸甜的味道在舌尖撞开,一点也不腻,柔和而清爽。真实的味道?难道说草莓牛奶不是由营养剂合成的吗?不过,真正的草莓牛奶,会是这个味道吗?

就相信陈立农吧。朱正廷看向陈立农的目光多了几分他自己都不自知的柔和。

除了草莓牛奶,两个人又点了一些别的食物,拿餐盘托着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

“那个……”陈立农踌躇着,然后问道:“你喜欢这里吗?”

“我的话还好,毕竟我刚到这里。”

“那你喜欢外面的世界吗?”

“外面?是什么样子的?”

“那……你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陈立农的狗狗眼里仿佛有星辰,亮亮的,朱正廷轻咳一声避开了他的目光。

“我没敢想过这种事情,但是,我想我是渴望的。”

朱正廷双颊微红低下了头,那勺子搅着麦片直到变得烂软。

“您的好友向您发来了礼物,请按确认键收取。”

机械女声在朱正廷面前冷冰冰地响起,他抬起头,看到了那件礼物的样貌。

是oxlxs的入场卷…价值2.1亿的,可以改变命运的入场卷!

透过透明投在空中的显示屏,朱正廷能看到陈立农的笑。少年的脸庞还没有褪去稚气,但眼神中却充满了坚定。他的眼角是微微下垂的,显得人畜无害、单纯善良。

“收下吧。” 少年对他又笑了笑。

朱正廷按了确认键,然后拉住了陈立农的手。他的指尖冰凉。

“你陪我一起去。” 朱正廷说。

“没问题。”

用入场卷向大厂的工作人员请假之后,两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发了。到oxlxs的录制现场有免费的专车接送,但是从车里往外看,一片漆黑。

“我有点紧张了。” 陈立农张开手心,都是汗。

“我这个表演的人都没紧张,你心态要放正。” 朱正廷拍了拍他的肩。

“就按平常来就好,你的舞,绝对没问题的。” 陈立农紧张的时候容易变得话唠。

朱正廷简单地回了句“没事的”,然后把头转向窗外,看着并不存在的景色。

整个车程大约有平常上工骑车时间的三分之二。时间上不长也不短,但专车的速度很快,因此oxlxs的录制场地一定离大厂很远。在陈立农快要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眼睛上方照来了刺眼的亮光。

就这么到了。oxlxs的片场。

简单的安检过后两个人走进了候场区,四五百平米的场地三三两两地聚集了不少人。有人在放开嗓子练习,还有人在旁边连做几个俯卧撑,让身上的肌肉轮廓更加明显。

朱正廷和陈立农走过房间中央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马甲的工作人员带着耳机急急忙忙地走了过来,伸出手揽住他们:

“我到这两个人前面了,要哪个?”

陈立农连忙摆摆手,把证明非参赛者身份的手环到这个人的眼前晃了晃。

工作人员还在跟耳机后面的人对话,然后指向了朱正廷,说:“今天就你上场了,跟我这边走吧。”

陈立农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看向朱正廷。而朱正廷这个时候倒变得紧张了。工作人员大步地往前走,朱正廷却还没反应过来一样,还是被陈立农拉着跟上工作人员的。

工作人员拿手上的卡刷开了门,把着门的两边示意参赛者先进。走进门之后是一个摄影棚,看见朱正廷之后三个造型师围了上来,一个负责发型一个负责妆容,还有一个和导演进行沟通后去仓库搭配服装的。

“导演问你想表演什么?” 工作人员通过耳机传达着导演的声音。

“舞蹈,中国舞。” 朱正廷说。

陈立农听出了朱正廷声音里的一丝颤抖,悄悄地握紧了朱正廷的手。另一边工作人员对着麦克风又说了些什么,然后跟造型师嘱咐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造型师们相当专业,在很短的时间里把朱正廷的优点放大了不少倍。

陈立农看着朱正廷,忽然想笑,但不知道为什么。刚想说些什么,从舞台那边急匆匆跑过来一个女生,手里握着一瓶维他命水,看朱正廷的造型差不多了,就吹了口哨叫摄影组的都准备好。

那个女生四周环视了一圈,又调整了一些之前的人没有注意到的细节,这才把维他命水塞进朱正廷的手里:

“一会儿对着镜头说你的名字和表演项目,记得在最后喝一口赞助商的水,明白了吗?”

朱正廷握紧了手里的水瓶,紧张地点点头。摄影组的人替他倒数三秒,三,二,一,然后拍板。

“额,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朱正廷,来表演舞蹈。”

他说完之后顿了顿,然后余光瞥见那些人指着手里的维他命水,才急忙拧开瓶盖,如同在沙漠里寻找到绿洲一般咕嘟咕嘟地把整瓶水都喝完了。拍摄完成,相当满意,只等着舞台准备好了。

陈立农走上前去,把朱正廷手里的空瓶子接过来,“你挺上镜的。”

“嗯…” 朱正廷努力地笑了笑,然后凑到了陈立农的耳边,“谢谢你。如果我真的得到了评委们的认可,走到了外面的话……真的,谢谢你。”

陈立农摇摇头,嘴刚张开就被朱正廷用食指点住。

“如果还能见面,我有句话想要对你说。”

说完这句话,朱正廷就被工作人员带到后台做准备工作了,在拐出去之前,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陈立农,然后把手放到嘴边做喇叭状:

“你给我的第一瓶草莓牛奶,还在我的床头。”

陈立农摸着嘴唇,冰凉的触感好像还在,但又真实地在消失。第一瓶草莓牛奶?啊,是了,是他失态地闯进朱正廷房间的那个时候吧。其实也不过是九个小时之前,却好像有好几个月那么长。

又过来了一名工作人员,看到他的手环之后示意他跟上去,然后送他到了舞台的侧边,正好能看到朱正廷的表演。等他站定,舞台上的灯光忽然全部打开,各种色彩混成一团照在朱正廷的身上,变成纯白。

经典的片头曲和评委介绍很快过去了,然后又是灯光全暗。紧接着朱正廷刚刚录的vcr在屏幕上被投出来,引起观众席无数虚拟形象的尖叫。再然后就是只留一盏灯,打到了朱正廷的身上。他做好了准备,已经把起始动作摆出来了。

音乐是立体声,震的陈立农的耳朵不是很舒服。可朱正廷却没有受什么影响,伴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一放一收,相当自如。

他的腰真好。陈立农想。

先是柔和的动作,可当朱正廷站起来之后音乐忽然一变,鼓点越来越重。朱正廷迅速地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个侧空翻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露出的腹肌相当性感,引起全场一阵沸腾。可忽然,音乐停了,灯光也全都恢复了正常。四位评委的脸都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对不起打断你了,但我真的很想说……”似乎是要留悬念,评委A忽然不说话了。

“别磨磨唧唧的,要不我先说。这位选手,你真的不用跳下去了,你的舞蹈真是我见过——”

评委B虽然打断了评委A,但她也没有把话说完。评委A翻了个白眼,继续说他没说完的话:

“我想说的是,你跳的太好了。”

“没错,太好了。” 评委C也附和着。

朱正廷端正地站好,不由得瞄了一眼在后台探头探脑的陈立农,后者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不过——” 评委A接着说道,脸上的表情从欣赏变成了不耐烦,“最近的舞蹈节目也太多了吧,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不如来一场sex show划算吧。”

评委D这个时候发声了,“诶,别这么说,舞蹈不也能欣赏这些人的身段吗,刚才这位选手露出来的皮肤,多么适合在成人频道成为大明星啊,哈哈哈哈。”

全场的女性虚拟角色欢呼起来,男人们也是。

朱正廷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再回头看陈立农发现有一个保全局的人正把他强行带走。

怎么会这样。

评委D打了个响指,将全场的目光聚焦。他赤裸裸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朱正廷,从上到下。

“所以,你要来我的成人频道吗,小宝贝?”

几乎是出于本能,朱正廷拼命地摇头,然后迅速地转向了陈立农刚才还在的位置,但陈立农已经不在那里了,他已经被保全局的人押到了专车里往大厂的方向离开了。

“别跑啊,来都来了,给大家一些福利吧?”

观众席的虚拟形象们在场下拼命起哄,让朱正廷的头皮一阵发麻。他忽然觉得头晕目眩,一旦开始思考就会头疼,根本无法继续。

评委D还在邪笑地看着他:“出道了之后就不用挤在九平米的宿舍里了,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地蹬车了,只要躺在床上做真实的你就有钱赚,还有大批的粉丝,怎么样?”

朱正廷一边摇头一边想后退,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难道是那瓶水有问题?不,不应该。还想思考却被脑中的疼痛打断,他忍不住蹲了下来。

评委D看药效已经差不多了,对旁边的工作人员使了使眼色,然后就有人拿着一张契约单和红色印泥上了台,嘴上哄着可手上的动作却粗暴的不行,强迫着朱正廷伸出手蘸了印泥,然后盖在契约单上。在一阵欢呼声中,节目宣布结束,在灯光熄灭之后,朱正廷硬生生倒了下去,昏迷在地。

这一切,陈立农第二天早上醒来才知道。回程的专车贵得离谱,他的余额已经不够跳过早上的新闻节目了。头条新闻就是桃色频道的新宠,昨晚的节目算是对这个新宠的预告。陈立农无论如何也跳不过这个节目,连房间都无法离开,他忍不住疯狂的锤着墙,只想着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样子。
怎么会变成这样。

看到朱正廷被强迫着签约的时候,陈立农已经泣不成声。这时候他想起来他只想说要帮蔡徐坤实现梦想的时候,对方的回答是说他不懂。那个时候他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现在,他好像懂了。

眼泪不断的涌出,大颗大颗的滴落。陈立农终究还是一记重拳打碎了房间里的显示屏,几块玻璃零零碎碎地掉在了地上。而他捡起了最尖锐的一块偷偷地藏了起来,才向系统保修。

他每天骑车,拼命骑可以骑出两百万通用币,只留下每天二十万左右当作必备的花销,其他的钱全都剩下来的话,四个月之后,他能再买一张oxlxs的入场卷。他忽然有些庆幸自己还不到十八岁,要不然每天晚上的桃色频道,他根本没有钱消费点播,也没有钱把节目跳过。

他后悔,愧疚,自责。

他不敢看到朱正廷了。

拿到入场卷之后,他要去问这些评委,问他们能不能做个人。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