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2.1亿》(上)

👉农坤农廷大三角
👉大概是前任和现任的关系
👉关于这个世界的设定来源于《黑镜》
👉偏正剧向 有主题
👉有出自补偿心理的一见钟情
👉有角色死亡设定 但结局算HE



——————————————————

九平米的房间方方正正。

陈立农侧卧着蜷缩在白色的被子里,忽然一个急促的呼吸,让他从梦境里脱离。房间的墙壁都是智能多功能屏,感应到陈立农的目光,把房间里的灯光以最适合人眼的速度慢慢调亮。可陈立农似乎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抓了抓头,眯着眼摸了一阵才从床边抓了黑框近视镜。

又梦到蔡徐坤了。

陈立农抓起挂在脖子上的银链,最下面拴着一个怀表似的小圆盘。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圆盘的铁扣,然后取出了一张瓶盖大小的照片。是蔡徐坤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蔡徐坤留给他的东西,被他视若珍宝。虽然只是右面的侧脸,但对于陈立农来说,已经足够用来寄托他的思念了。

想到梦里对他笑着的坤坤,陈立农闭上了眼睛,捏着照片的手不免用了些力气。

多功能屏失去陈立农的视线后,似乎是不满他没有投入到新的一天里,将整个房间的背景换成了日出时刻的海边,还安排了海鸥的声音从小到大,与浪声交杂着。

“8点02分,8点02分,您设定的起床时间到了!”

“我这就起了。” 陈立农敷衍着,睁开眼睛一看发现照片多了一些皱皱的痕迹,连忙抚平,然后又把照片装了回去。

“请观看晨间新闻节目,如跳过将扣除20万通用货币。”

陈立农瞥了一眼自己的账户,2.1亿,然后摆了摆手。

“请再次确认是否扣除20万通用货币,跳过晨间新闻节目。”

“确认。” 陈立农回答道,然后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浴室。洗脸、刷牙各扣除3万通用货币,陈立农确认之后,握着牙刷,让刷头的部分出现在感应器的绿光之中,然后上方的导管自动挤下了牙膏。刷牙的时间是三分钟。拿冷水洗过脸之后陈立农拿了一条毛巾进了浴池。这个月洗澡不扣除通用货币,因为热水系统在更新,要一个月才能恢复正常。不过热水澡的价格也不贵,每次只要二十万,一天洗一次还是没关系的。但如果像隔壁林彦俊一样一天洗五次澡,就只能每天吃减肥餐来维持收支平衡了。

九点钟,换好蓝色卫衣的陈立农准时踏出房间,前往了日常骑车的地点。

陈立农的工位就在住宿区的地下二层。据说这栋楼最深的地方有挖到100层,所以地下二楼搭电梯的话还是蛮节约时间的。地下全部是工作区,每层都有5个大区,每区有二十个骑行的位置。陈立农以为自己会分到F区,没想到竟然在登记后的第一天被监工派到了A区骑行。也因为如此,同样的工作量,陈立农挣到的通用货币会比其他区的人挣到的要多上不少。

所谓的工作只有一种,那就是在黑色的模拟单车上骑行。一边骑行可以一边获得通用货币,从而在地面层的娱乐区和餐饮区消费。单车骑行能给整个大厂供电,因此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认真履行骑行的职责,维护大厂的秩序。

至于评级是如何分配的,官方所给的标准是看人的综合评价分数。满分五分,陈立农竟然有着4.7的高分,因此挤进了A区。

他就是在A区遇见蔡徐坤的,也是在这里失去的。

那天他约好和蔡徐坤完成当天任务之后去找楼里的窗户的。他的房间和蔡徐坤的房间都没有窗户,只有显示屏。蔡徐坤见过外面的世界,想带陈立农也去看,可陈立农觉得外面的世界根本就没有蔡徐坤这个人好看。况且,要是想看到外面的世界,得先参加oxlxs并且最后出道了才有机会。

如果蔡徐坤向往外面的世界,他就帮他实现这个梦想好了。陈立农想。

要参加oxlxs得先买入场卷,每张入场卷的价格是整整2.1亿。省吃俭用的话要骑一年多吧。陈立农掰着手指算来算去,觉得自己可以做到送蔡徐坤去这个平台。

陈立农把这个想法给蔡徐坤说了,可对方只是笑了笑,然后说了句:“你不懂。”

“准备就绪,请选择今天骑行时互动的节目。” 机械女声打断了陈立农的回忆,他抬起手,在薄薄的显示屏上往下一划再一点,然后调出了星球大战主题的骑行互动,并支付了相应的通用货币。

骑行,骑行,骑行。

不管是蔡徐坤离开之前还是之后,他的生活都没什么变化。

左脚蹬下去,右脚也蹬下去。只要保持匀速,车轮的惯性基本不会让你再受累。

在他右边的郑锐彬坐得直直的,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他在听悲惨世界。屏幕上的演员们唱功了得,郑锐彬也在无声地偷偷跟着唱。这个版本的悲惨世界相当贵,没想到郑锐彬能咬牙买下来这个。但是其实只要他自己开心,就是好的。

而陈立农左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三个月了。他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习惯性的往左看,然后在左边的那人看过来的时候迅速地收回目光。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走得越来越近,慢慢地中午吃饭也变成两个人一起。蔡徐坤和陈立农都吃的不多,但他们会一起喝草莓牛奶。等到草莓牛奶的空瓶装满一个半人高的垃圾桶的时候,两个人开始偷偷牵手。这之后蔡徐坤就开始给他讲外面的世界,讲天空,讲大海。陈立农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知道的是,这些东西是蔡徐坤向往的,那么,这就也是他想要追逐的。

可是,蔡徐坤在三个月之前被保全局带走,自此以后再无音讯。

蔡徐坤只给他留下了两样东西:1.8亿的财产,和1.8寸的照片。

“午休时间到。” 又是机械的女声。

陈立农慢慢减缓速度,然后站起来拉伸了一下腿部。从满17岁开始履行骑车的义务到现在有半年了。一开始他每次骑完车都不知道要拉伸,第二天腰酸屁股疼说都没地儿说,结果第三天就雪上加霜酸痛翻倍了。但是陈立农人机灵,看旁边的蔡徐坤每次骑完车之后都会做几个特定的动作放松每个肌群,他就照猫画虎,加上本来就有运动基础,很快就适应了这项工作。

午餐是蓝莓蛋糕卷和草莓牛奶。陈立农喜欢的是蛋糕卷里整颗的蓝莓。在这样的地方,食欲是最好满足的。虽然这些东西都是用营养剂合成的,但做出的口感和真正的食物应该还是很像的。

喝着草莓牛奶,陈立农忽然想起来蔡徐坤说过,只有这个牛奶的味道最真实。

他又喝了几口,酸酸甜甜,没有其他食物所带的浓重的补剂味道。比如说郑锐彬喜欢的柠檬茶,里面一定有什么特定的东西,要不怎么会让郑锐彬上瘾,一天不喝不舒服。

比起其他人,陈立农吃午饭的时间算是超级短了。基本上秒针转十圈,他就能把午饭解决。这之后他一般会看一些电影,一直到下午的工作时间开始为止。他把吃完食物的包装袋叠好,投进回收处又买了瓶草莓牛奶,然后就迈出了饭堂。等他抱着草莓牛奶慢慢悠悠晃到自己的房间,他都有些小困了。隔壁的林彦俊估计在趁这个时候洗澡,而另一位邻居似乎是刚搬来,还没打过招呼。

该找时候去拜访的。

陈立农瞄了眼这位新邻居的房间,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里面还传来一些踱步的声音。陈立农的好奇心上来了,但还是保持礼貌的态度轻扣了几下那屋的门。可谁知道这个门一碰就开,根本就不管你使多大的力气。

本就因为不小心把房门打开而感到愧疚的陈立农正想对屋主道歉,却被屋子里晃动着身体起舞的朱正廷吸引住了目光。

朱正廷没有被忽然闯入的声音打扰,嘴里低哼着旋律一直到完成最后一个动作,一个转身正好落在陈立农面前,一直低垂的眉眼也一下子有了焦距,似是疑惑似是防备。

陈立农不自在地移开了眼光,作势就要往后退,一边慌乱地说着,“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

朱正廷没有说话,站了起来。

“啊,你跳舞好好看,人类的腰竟然能弯到那个地步好厉害…” 陈立农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不会说话了,说什么呢他,说舞好看就说舞好看,跟腰有什么关系啊。

对面的人明显地愣了愣,然后笑了。

“只是爱好而已,我刚搬到这个厂三天,评级结果还没发下来,等发下来之后就要去下面骑车了。”

字正腔圆,温柔软糯。

想让这样的人去真实的世界,而不是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陈立农觉得脑子里有一根弦要崩掉了一样,没有再多想便脱口而出:

“我、我送你去oxlxs!” 说完之后自己也似乎愣住了一样,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可很快他就收敛了情绪,目光反倒更加坚定了。

朱正廷也愣住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反倒是陈立农逃走了,飞回了房间又把门摔上了。因为跑得太快,手里拿着的草莓牛奶掉到了朱正廷房间的地上。

这人,干什么呢…?朱正廷眨眨眼,弯腰捡起了那罐还没有开封的草莓牛奶。

另一边陈立农把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抱着头来回打滚。对着刚认识的人说什么呢啊啊啊。

十七岁的少年满脸通红,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大口呼吸着空气。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你连那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吧,就这样说,肯定会被当坏人了。

但是…陈立农看了眼账户余额,就算少了2.1亿,也够活。蔡徐坤是发光的,他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渴望着不被每天束缚在这里。可他最后不告而别了。那个跳着舞的人也在发光,他也应该有着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吧。这样子好了,今天再去找那个人一次,如果他同意的话,就送他去自由的世界吧。自己的话其实对外面的世界没有多大的期待。每天在这里,还活着,还呼吸着,还有蛋糕和牛奶,他已经很满足了。

要是蔡徐坤还在就好了。

要是在蔡徐坤还在的时候帮他买了入场卷就好了。

时间差不多了,陈立农站起来,把被子叠好。少了那么多钱,以后要节约一些了。蓝莓蛋糕少吃一点吧,草莓牛奶的话,还是想喝的。

他走出房门,假装不在意地又看了一眼刚才那人的房间,门不再是虚掩着而是紧闭的状态了。

到底在期待什么啊,我。陈立农抿了抿唇。

准时到达了自己的位置,陈立农打开了歌唱节目搜索,然后找到了李荣浩的频道。李荣浩老师是oxlxs节目的评委,有着低沉沙哑的迷人嗓音,每首歌都让人非常舒服。据说,他的房间比自己的房间大上十几倍,而且他的房间是有窗户的。

窗户…窗户到底有什么迷人的地方啊?

忽然,消息栏显示出了欢迎新人的字样,一时间大家都减缓了汽车的速度,把目光投向了入口处。

“啊!” 陈立农指着那个新人,捂住嘴不让自己的诧异显露出来。

是那个跳舞很好看的人。

朱正廷也看到了他,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唯一的空位旁边,也就是陈立农左边的位置。房间的其他人都收回了目光,开始继续骑行。

“是你…” 陈立农还是愣愣的,然后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这里好久没开机了,你检查一下电源有没有连接好哦,啊还有…”

“朱正廷,我的名字。” 对方似乎能洞察他的心思,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陈立农伸出手,朱正廷回握住了。似乎是真实的触感带给了陈立农新奇的感觉,他并没有松开,反倒是握紧朱正廷的手上下甩了起来,但也没忘记控制自己的力道。朱正廷的呼吸也慢慢变得急促,说话也带了喘:

“可、可以松开了吗?”

陈立农点点头,连忙抽回了手。

“我是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朱正廷重复了一遍“农农”,然后抬腿跨上了单车,在选择节目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陈立农一直在斜眼瞅着这边,往左看似乎已经是他的习惯。看到朱正廷犹豫以为他对系统还很陌生,所以从自己的「最近收藏」里调了几个节目,复制了链接传给了朱正廷。想了想又补充说:“这些节目,质量比较好啦。”

朱正廷说了声谢谢,然后从里面挑了一个,开始骑行了。心里还不住的想着,这个叫农农的人,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吗。如果不是的话,是因为他闯进了自己的房间而想弥补吗?可如果是的话,如果他就是对所有人都一样好的话,反倒心里有点微妙的情绪。这个人,应该是单纯的很吧。

车轮旋转发出的嗡嗡声不大,但陈立农能听到。他认真计算了一下自己目前的账号余额,减去2.1亿确实够。最近oxlxs舞蹈节目挺多的,但是他看过的这些舞蹈里面,没有一个像朱正廷的那样,让他的内心波澜起伏,情感被调动的呼之欲出了。

决定了,要送这个人去oxlxs的舞台。以他的实力一定能获得评委的认可,然后,然后……

收工的铃声响起,陈立农又看了眼自己的余额。

没有帮坤坤实现的,帮这个人实现吧。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