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五角关系》①(狗博/晴博以及官方或强行拉郎的cp们)

晚上好😃
——————————————————————————









博雅察觉到自己对晴明的喜欢,是在三月初的上午。


那天的早些时候还很凉,空气微潮,细小的水珠落在庭院的石凳上。源博雅紧紧盯着纸片式神头顶的紫色天雷鼓,摆出标准的拉弓姿势,拉开柔韧弓弦的手臂有着清晰的肌肉线条。


童男童女坐在廊下的木椅上,都用小手捧着脸,用期待的表情看着站立着的年轻武士。


无论对箭术多么在行,他还是屏息凝神,认真对待射出的每一箭。博雅将箭头微微调高,这一箭,也会完美地穿过目标的吧。


“嘶…”


弓弦啪的一声打在博雅的虎口上。


“啊,博雅大人,您出血了!” 童女嗒嗒地跑到博雅身侧,她的身高正好能够到他受伤的手掌,“请用布包一下吧!”


童男也着急地跑了过去,表情露出一丝担忧。


“没事,这种伤在我最开始学习箭术的时候经常出现,怎么说呢,我都习惯了。”博雅蹲下来,任由童女帮他包扎好,“谢了,童女。”


伤口处已经不再渗血,只要戴上手套就不会被发现。


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忽视最基础的东西…么。


博雅叹了口气,他对于今天对战八岐大蛇,总觉得有些不安。


童男还是那副严肃的表情:“博雅大人,还是先去找晴明大人确定今天上山的路线吧。这次发现的阴界裂缝有非常奇怪的场,和以往遇到的都不太一样。”


博雅点头,简单擦拭了一下弓弦上的血迹,便随着两名式神走向内院。


在博雅走后,庭院中心最大的那棵树无风自动,好像有人一直坐在上面,又忽然跳起离开一般。


还没踏过门槛,就感受到了内院的热闹气息,这气息甚至驱散了初春的寒冷。每个妖怪的脸上,除了用遮挡物盖住面容的那些,用妖狐的话来说,都闪现出八卦的兴奋红光。博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后怒气冲冲的绝色女鬼一把推开。


盗墓小鬼扯着女鬼的衣角:“红叶大人,请走慢些啊,小心摔倒。”


“为什么要慢?听到那种消息不应该赶紧过来吗!啊啊啊!那蛇妖在晴明大人房间里过了一晚是真的吗!是吗!”红叶的声音带了哭腔,眼眶也有泪珠打转。


蛇妖清姬…在晴明那家伙房间里过夜了?


博雅靠门柱堪堪稳住自己的身体,却无法消化红叶话里所说。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一定是这样的。


女鬼的哭声很大,妖怪们或安慰或窃窃私语的声音极为嘈杂,内院一时间像刚开锅的水一样。


胸口忽然抽疼了一下,比虎口处那道不浅的伤痕还要疼。


陌生的痛感让博雅感到疑惑。


眼前有手掌晃动,博雅瞬间回神。妖狐戴着狐狸面具,遮住了他半边脸,但他似笑非笑勾起的嘴角被博雅看的真真切切。


“博雅大人啊,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小生来告诉你吧,嘿嘿嘿。”


“你…说吧。”


今天一大早,差不多在博雅起床的时间,山兔和孟婆从山里赛跑回来正在内院歇息。忽然晴明房间的门被悄悄推开,里面的人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确定周围有没有旁观者,之后就迅速跑走了,她们只来得及看到那是一条有蛇尾的妖怪。正议论时,被路过的青行灯听到。灯震惊之余,准备把这个当作晨间杂谈,首先讲给了三尾狐,三尾狐又告诉了九命猫,九命猫干脆告诉了一大票没她厉害(她自己说的)的小妖怪们。


“然后,这个爆炸性的趣闻,整个阴阳寮都知道了,寮外可能也…”


妖狐话音刚落,就被一个背着酒壶的大妖怪撞开。酒吞脸上带着怒气,却也喜悦:气晴明彻底背叛他心爱的女人,喜他得到红叶的爱的概率从0%变成了整整0.00000001%。


“喂,阴阳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快出来给老子和老子的女人解释清楚!”


红叶闻言蹙眉,如此大大咧咧的性子,再加上那浓郁的酒味……还有那擅自的让人烦恼的称呼……


“哼。” 红叶撇了撇嘴,一甩正红的衣袖径自走了。盗墓小鬼边呼着红叶大人,边赶紧跟上。


妖狐看着酒吞童子发青的脸色,故作遗憾的感叹了几声,正要张口却又被一位不速之客手里的黑色火焰击倒。不速之客张狂笑道:“吾友,听说你在这里吾便寻过来了,同吾干上一架吧!” 被称作“吾友”的红发妖怪不理会他,从他身边走过,去追红叶了。


茨木童子倒也不慌,先是问:“听说晴明那家伙有女人了?替我恭喜他,这样吾友也不会再被喜欢晴明的那女人迷惑了,甚好啊,甚好!”说罢,他也笑着,扬长而去。


“唉,这令人着迷而又苦恼的爱情啊,加上清姬,这可就牵扯到五个人了,这也就是用小生的话来说的五角关系吧。”妖狐扑了扑身上的灰尘,对博雅感叹说。


博雅还是愣愣的状态,他想知道为什么胸口会传来疼痛。


可别是肺痨啊,他还想和晴明并肩作战。


还想一起战斗多长时间呢?


很久很久吧。


“不是你说叫五角关系那才叫五角关系的吧,大家不都管五角关系叫五角关系嘛!”屋内走出了一只雪白色的小狐狸。


“哦,是吗,小狗。”


“都说了我的名字叫小白!是晴明大人给我取的名字!”
木门被咯吱咯吱地打开,里面走出了大名鼎鼎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几乎是晴明出现的那一瞬间,内院的小妖怪们都闭紧了嘴巴,但压不住眼神中的刨根问底。


“晴明,你……” 


最先开口的是博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对于晴明来说,屋外的嘈杂让他将事情也全部弄清楚了。


他看向博雅,内心也有些迷惘。


他是喜欢那个人的,无数次调戏都能给他带来愉悦的感觉,尤其是看着博雅急得跳脚的时候。只是这位年轻贵族一不善表达,二不善接受,再加上天生来的迟钝,晴明只能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强迫自己以君子之交的关系与博雅相处。自从上次在博雅醉酒之后自己忍不住吻上了他的额头,晴明就一直跟博雅保持着相当大的距离。比如说博雅去刷御魂的时候,他就去收集觉醒材料;博雅同好友饮酒时,他就闷在寮里写字。


今天相约共战八岐大蛇,已是两月来两人即将展开的唯一交集。


晴明一直以为迟钝如晴明是感受不到自己对他的刻意疏远的,可是,现在看着博雅陌生而又带着难受的眼神时,向来云淡风轻的他也禁不住慌了起来。


对于清姬在他房间里过夜的事,他只记得昨晚醉酒,是那个面容姣好的蛇妖送他回房。之后的事情,他完全没有印象了。假如他真的做了那样的事……还被博雅知道的话……


那就完了。


博雅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联想到之前晴明趴在案上写诗,还经常发呆,甚至总瞒着自己去其他地方,他觉得,晴明和清姬也是般配的一对啊。


只是,胸口的这种疼痛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指甲掐进手心的肉里,这种感情,就是喜欢吧。


原来自己一直喜欢着晴明吗?


不远处的八百比丘尼趁无人注意迅速进行了占卜,得到结果的她捂着嘴,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在笑吗?”神乐歪着头问她。


八百比丘尼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拉着神乐走到晴、博二人之间,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


安静的空气被打破,小妖怪们也开始各说各话,只是博雅和晴明都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晴明想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对清姬做了什么,另一方面,他也想向博雅解释。


“这没什么,清明你这家伙啊,也算是要有家室了。”强撑起笑容,博雅过去拍了拍晴明的肩,然后拿着他的弓走出了内院。转身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已经有些崩不住了。


在对方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对方,真是,作孽啊。


被留在原地的晴明也不好受,但也只能作罢。好在今天还有一天的时间同博雅相处,总能找到时机向博雅解释清楚的。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