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五角关系》②(狗博/晴博)

有轻微黑晴明➡️博雅,但,和晴明是一体的话😬
——————————————————————————








这一次的裂缝确实不一般,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打算一口气封印妖气四溢的巨大沟壑。走在上山的路上,四周的高大树木已经抽出新芽,地上却还是秃的。小白在前面领路,走到一块巨石前面却忽然停住了。


“晴明…我闻到了,血的气味” 神乐指着那块石头,“就在那后面。”


晴明置若罔闻,紧盯着地面。


“这时候请先专心战斗吧,晴明大人。” 八百比丘尼悦耳的声音分贝不大,却足够晴明一人听清。


晃过神来,站在面前的博雅已经取箭搭在弓上,警惕地面向可能存在强敌的位置。


哪里不对劲。


平常的博雅往往都会大呼小叫着要敌人现身同他一战,今日却过分安静了。


还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吧,可是自己没有那段时间的任何记忆。况且博雅的年龄也不会涉及到“因为长大而性格变得恬静”,他一定是对这件事情有很大看法。


难道是因为我?


难道是因为我同他心爱的人共度一夜?


难道博雅喜欢的是清姬?


晴明蹙眉,这样麻烦可就大了,唉。


“小心!”


“晴明大人!快躲开!”


式神们焦急的声音将晴明的思绪拉回现实,他抬头一看,有着乌黑翅膀的少女正向他扑过来,嘴里的獠牙很尖,呈现标准的捕食者姿态。他迅速捏符,却已经来不及挥出,眼看着就要被那妖怪咬到,他只得后退。就在妖怪张开翅膀的一瞬间,他将符咒贴在了那妖怪的头上,妖怪瞬间动弹不得。 


“诸邪箭!”


三发箭连续射出,穿过妖怪的翅膀,将她钉在树上。妖怪发出似乎是痛苦的呻吟,嘴里咕噜咕噜的含糊不清。


“喂,没事吧晴明。”


“无碍,多谢了,博雅。”


“要谢还是谢你自己吧,要不是你制住了她的行动,我的箭可没有快到能保住你的性命。”


晴明只是笑。


“走吧,不远处就是目标了。”博雅挥挥手,示意晴明跟上。


呼,好在对话还算正常。


博雅感觉手心有些痒,原来是刚才拉弓太过着急擦开了伤口处薄薄的痂,不过手套是黑色的,看不出来血的颜色。他趁四周的队友不很注意,拉开了一个小缝以免布黏在伤口。


血的气味虽然寡淡,却也传播了出来,被那在树上动弹不得的嗜血妖怪灵敏的鼻子捕捉到。妖怪的眼睛猛然睁开,翅膀处也绷紧,再展开时已经挣脱了箭的束缚。她小巧的鼻子嗅着血的气味,几乎是一瞬间就跳到了博雅的背后,咬上了他的右侧脖颈。博雅大惊,用肘击打妖怪强迫其离开。做完一系列动作之后,他捂住伤口,脱力般倒在地上。


“急急如律令!”


这次,妖怪不仅仅是被束缚,而是在痛苦中哀嚎着狠狠倒在地上。


“博雅大人,啊!伤口很严重的样子!怎么办!”小白的声音里带着慌张。


莹草迅速过去帮忙止血,晴明也过去博雅身侧,仔细检查着他的伤口。他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刮在博雅的颈部肌肤上,带着些凉意。


“不是很严重,只是破了皮,还好没有伤到里面。小白,放心吧。”


还好不是很严重,要是博雅真的陷入了危险的话。晴明边想边握紧了拳头,他的眼神同以往不同,看上去就好像黑晴明的白色眼仁一般。


伤害博雅的人,亦或是妖怪,都将腐朽于地。


再抬头时,他眼中的杀气已经收回,还是那副云淡风轻,却又有一丝担忧的模样。


八百比丘尼收回审视的目光,暗道,这样的晴明大人给人可怕的感觉呢。


“我…”


“不要说了,接下来你就先一步回阴阳寮吧,阴界裂缝交给我就好。”


“不,我还能战斗。这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这种程度的疼痛,比今早的胸闷舒缓太多。


清姬的存在让这份喜欢变质成为不合伦理的感情,博雅咬咬牙说服自己,无论如何,先将这份感情埋藏起来。但是,二人的友谊还是可以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的。


“而且,” 博雅握住晴明的手,把手从他的伤口处挪开,他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没有我的箭,可没办法保障你的安全。”


晴明释然一笑,如此一来,两人这几天刻意筑起的无形屏障,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


那边莹草已经治疗完博雅的伤口,只留下一条红色的浅淡印记。


八百比丘尼强行介入令人刚营造出来的温暖氛围,打断两个人的“精神交流”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嗯。” 博雅点头。


“刚刚那只妖怪已经丧失了语言能力,而她外形看起来又确实是吸血姬。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晴明说出他的推理。


“好可怕…”神乐的声音微弱,“就好像,她变成了一只野兽一般,只为了捕食而战斗…”


博雅想去安慰神乐,但是,面前少女却失去了记忆。这使得他没有任何立场,或者说是原因,能够去像小时候那样抱紧她,给她温暖。


“确实呢,”八百比丘尼接过话来,“她的眼神不很清明,会不会是受到了阴界裂缝的影响。”


远处闪过一个黑色人影。


“你想的倒是八九不离十,女人。”


“啊!黑晴明!”小白认出了说话的人。


黑晴明脸上的油彩同前几次的样式不甚相同,但是乌黑的唇色依旧未变。一身黑衣的他调笑着用眼神扫过对面的队伍,然后将视线定在博雅身上。


“小武士啊,穿这么少不怕冷吗?还是知道我会和你见面,才刻意露出这么多美妙的肌肤?”


说罢,将头一偏,灵巧地躲开了蕴涵着怒气的一箭。他不退反进,走到那块巨石旁边,对博雅勾勾手指。


这侧的阴阳师和武士脸都有些发青,博雅的脸色更是发黑,好像下一秒就要冲过来将黑晴明打翻一样。晴明的眼神很严肃,但是,身为一体,黑晴明能够感受到晴明释放的无形杀气。


晴明伸出一臂,以保护姿态将博雅挡在身后。


“你想要做什么!”小白弓起背,呲牙表示威胁。


“我不过是说了几句话,先用武器招呼我的可是你那边的武士先生哟,知道了吗,小狗?”黑晴明不紧不慢。
博雅再一次搭弓,随时可以进行攻击。


“这次裂缝的奇怪之处,和你这家伙脱不了干系吧,黑晴明。” 拉开弓的博雅绷紧了整个腹部肌肉,黑晴明的眼神赤裸裸地打在上面。


“正解。” 判断出博雅即将进行攻击,黑晴明迅速打了一道符到他面前:没经过我的允许,你可不要忍不住擅自射出啊。


虽然知道黑晴明指的是自己手中的箭,对情事有过耳闻的博雅自然知晓双关语的另一层含义,他几乎是磨着后槽牙射出箭,一箭正中黑晴明眉头。黑晴明瞬间消失,只剩下那支箭钉在石块上。


那不是黑晴明的本体。


下次一定要手刃那个家伙!


虽然被黑晴明逃走,但还有阴界裂缝的事情要处理,晴明……


博雅身后接二连三传来肉体倒地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博雅迅速转过身来,却发现自己的同伴都倒在了地上。


糟了…! 莫非在自己全神贯注对付黑晴明的时候被敌人的同伙偷袭了吗!可别出什么事啊,神乐,还有晴明那家伙……


他连忙跑到晴明身旁,跪在地上伸出二指探了探他的鼻息。晴明呼吸平稳,应该是被不知名的妖术强迫进入睡眠状态。


他松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那家伙睫毛真长啊…也怪不得能迷倒鬼女还有清姬。像自己这样的,肯定不在这家伙的考虑范围之内吧。


“唉。” 博雅起身,抱起同样睡熟的神乐,将她以仰卧的姿势靠在树上。


接下来,就是将罪魁祸首捉住的时候了。


他简单地设立了一个结界保护熟睡的同伴们。想到自己就好像是唯一救星般存在的角色,博雅战斗之心愈加旺盛。他探向周围,几乎是在草丛中赤舌出现的一瞬间将他击败。


这就是全部的敌人了?


博雅环顾四周,又发现了另一目标。举弓对准的同时听到身后传来食梦貘的低吟:“睡吧,放轻松,陷入梦乡吧。”


这是博雅在倒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