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五角关系》⑤狗博/晴博)


内含大概算驾校陪练的那种车吧,嗯。
——————————————————————————




博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从温暖的被窝中爬起,他靠在墙边,却没有起来的动作。


昨天他梦到了一些不好的梦,不能说是噩梦,但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虽然硬要说不算不正常,但是真正梦到了还是会觉得羞耻。


…一个白发男子在醉酒后对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


博雅甩甩头,试图将有关那位的事情全都清掉。


“都什么啊…”


他爬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旁边开始穿戴。


倒是大天狗那家伙,真的会按时到那里等着他吗? 


将内衬提到肩上,又将护住重要部位的护甲戴好,战斗的装束已准备完毕。博雅望着窗外道路两侧的樱花树,奇怪着今年樱花谢得格外缓慢,仿佛接下来的季节都会盛开一般。不过这也不是他来担心的事情。他担心的是这样逍遥的日子会不会到头,毕竟明年开始就需要做出些什么卓越的成就来给家族增光,要不然单方面地寻求庇护会显得自己像个懦弱的胆小鬼。 


击倒恶鬼,在家族荣誉方面也有些分量。虽然源式一族的主业并不在降妖除魔,但家中有个擅长弓道又帮忙伸张正义的儿子还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情。当然,这个儿子同妖怪的熟悉程度是不会被考量在荣誉值内的。


唉。


对着铜镜,博雅叹了口气。


“怎么了,心情不好?”


是大天狗的声音。


“哇啊!大天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博雅起身,忙过去迎接,“先进来再说。”


“有点想见你,所以就过来了。你还没准备好吧?” 大天狗指的是博雅的散发。


“啊…这个,早上还未来得及束发,所以…”


“而且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大妖怪笑道。


“什么问题?抱歉, 刚才走神了。”


“你心情不好吗?”


“欸,怎么忽然这么说。 怎么会心情不好,我可是天天都乐乐呵呵的,不是吗?”博雅挠挠后脑勺,似乎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大天狗这样问一样。


发带,发带被自己放到哪里去了?发带……


“给。”


大天狗将手中的团扇放至一旁,伸出握紧的手展开,露出手心,手中躺着一条赤色的发带。博雅边说着谢了边伸手要接过,大妖怪却忽然把手收回去了。


博雅疑惑地看了眼大天狗,对方却略带着些强硬态度让他转身,按着他双肩的裸露处让他坐在木椅上。久未经人坐过的椅子表面很凉,但很快就变得温暖。大天狗伸手到博雅耳侧,撩起他未来得及梳好的黑发别到耳后。博雅微微颤抖了一下。耳尖被触碰,微痒。身后的妖怪俯身,将右臂往前探,几乎以环住博雅的姿势到他面前的桌上拿起了一把木梳,另一只手则轻轻将博雅前额的红发向两侧分开。


“可别弄成中分了啊,大天狗。”


“哈哈,怎么会呢。”


大天狗嘴上敷衍着说没有,实际上还是再次拨了拨博雅前额的刘海,从中分弄成了“M”字形。博雅感受到大天狗的动作,忍不住想吐槽,却还是忍住了。毕竟这个战友也越来越爽朗,想起第一次见面大天狗使劲端着的样子,博雅想笑,又不敢动,所以从背后看过去只有双肩在微微颤动,好像被摸到了敏感点一般。


“中分”事件过后,室内的空气变得安静。博雅赌五枚勾玉,赌大天狗在认真地为他束发。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五枚勾玉是要输掉的,因为大天狗正踌躇是顺时针绑发带还是逆时针绑。于是,博雅安静地坐在那里,后面的大天狗忽然摸了摸他的头,指尖从他发丝间滑过。


这种触感…在昨夜的那个梦里,那个白发的不知名男子也似乎揉过他脑袋的样子……


博雅一下子红了脸,他感觉自己心跳不知为何加快了许多。


有种和贵族公子们聚在一起偷偷看黄书却被小姐们发现尖叫着引来父母的,紧张感。


“博雅…”大天狗的手灵巧地给他束了个马尾,最终以顺时针方向替他系好了发带,“完成了。”


“哦!谢了!” 博雅笑嘻嘻地站起来,“对了,大天狗,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白发的男子,大概同我差不多高,或许比我高一点也说不定……还是同我一般高吧,有看见过吗?”


“你给我的线索未免太少了吧,就像你让我找有毛的猫给你,我也不知道那么多只猫中,那只是你想要的啊。”


“抱歉抱歉,因为只有一点线索,所以也只能这么问你了。”


“为什么要找这个白发男子呢?”大天狗靠近博雅,几乎要和他贴在一起。


博雅想到昨夜的梦,双颊再次染上绯红,搪塞说:“没…没什么,只是有点事情,嗯…”


大天狗眯了眯眼,这样,问题很大啊。他再次凑近,逼得博雅后退,直到后背撞上有些发凉的灰色墙壁。大天狗将两手抵在博雅耳侧的墙壁上,白色的衣袖自然生成了一道挡住二人脸部表情的屏障。


“喂,你的腿抵到我那里了,快往后退点。” 博雅不舒服地动了动,两手不客气的直接按在妖怪的胸上使力往外推。大天狗摇摇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博雅看对方不退反进,没好气的靠在大天狗耳边说:“你不是大妖怪么,缺爱还是怎么着的?总之啊,赶紧……”


话还没说出口,不断张合的嘴唇就被封住,大脑渐渐变的空白,只感觉唇上所触一片柔软。大天狗轻轻啃咬着博雅的下唇,想让他打开唇缝。博雅却紧闭着嘴,还处于发呆发愣的阶段。看博雅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大天狗分开自己与博雅的嘴唇,给对方呼吸的机会。


“放……开”


终于将话说完整,博雅一边喘息着一边迷茫地看着大天狗,对方近在咫尺的脸上有些发红,但写满了认真,离得极近的双眸中映出的是自己的脸,也只有自己。


等到博雅呼吸稍微平缓,大天狗再度俯身,双手环住博雅腰侧,吻上他的唇角,再慢慢亲到双唇中间突出而又最为柔软的地方。博雅这次没有将嘴闭的那么紧,却还是有些紧张的样子。大天狗安抚一般轻轻拍了他两下,又短暂地同他分开,再回去伸出舌尖勾勒他的唇形。


“哈…” 博雅喘息着尝试迎合大天狗的吻,在张嘴时泄出一丝呻吟。听到这般声音,大天狗将怀中的人收的更紧。亲吻过后二人的嘴唇都有些发粉,额头上也渗出细汗。


他们眼中仿佛只有彼此,就连房间的门被蝴蝶精拉开也全然不知道。


至少在晴明眼里是这样的。


“啊!博雅大人…!” 蝴蝶精惊呼。


博雅眼神复有一丝清明,慌忙推开压在身上的大天狗。抬头一看,与晴明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是梦里的白发男子…?


为何他愣愣地盯着自己,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


晴明沙哑着嗓子低唤:“博雅…” 他的尾音上扬,似是在问博雅为什么会这么做。


博雅仔细端详着对面的白发男子,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他那么有熟悉感。而且,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又是怎么知晓自己的名字的?


脑中一丝抽痛,博雅捂住脑袋,跪倒了地上。


博雅的记忆正以飞快地速度刷新着,本只有少年年纪的他却忽然经历了许多记忆里没有又确实是他所做的事情。


潜意识里感觉有人在晃动自己的双肩,却无论如何无法睁眼回应。


待到记忆停留在了他打败食发鬼之时,他想起了白发男子的名字——安倍晴明。再往后,他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便越发明朗,直到食梦貘的那句咒语念完,记忆才算播放完毕。


等到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周围的世界已然崩塌。
没有他自己的房间,没有那堵墙,也没有大天狗的身影。


再一眨眼,又几乎将所梦忘了个干净。


只记得街道两侧盛开的樱花树,和林中若隐若现的温柔笛声。


“…晴明?” 眼中逐渐有了神采,发现在晃动着自己的人正是阴阳师。博雅僵硬地环顾四周,发现已经回到了同黑晴明相遇的林子里,旁边还有摇摇晃晃的蝴蝶精,和靠在树旁一脸疲惫的八百比丘尼。


“到底发生了什么?嘶,头好疼。是食梦貘的杰作吧?”


“可是…食梦貘先生只会吞噬噩梦,虽然说有时候会让人们沉睡,但也不至于将博雅大人困在那样深的梦境里!而且…”蝴蝶精停下了在空中晃来晃去的动作,有些沮丧地继续道:“而且,这种深处的梦境需要很强大的妖力才可以构造出来,对于这种事情我也没有办法了,抱歉,博雅大人,我也说不清楚了。”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谢谢你把我们从梦中带回现实。” 晴明温柔的声音让蝴蝶精感到些许慰藉,却还是撅着小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如果是强大的妖怪所为…


博雅想起了年少时的朋友。


不会吧,自己怎么会想到是他。


“总之,先回去吧。” 晴明的脸色不是很好。


“嗯…”


一行人皆往寮中走去,众人各有各的心思,一时无话。


京都西南方向的群山之中,有一处被迷雾遮住的山头。附近的小妖怪都不会靠近,原因是本能告诉他们,那处是大妖怪的领地,是很危险而不能接近的。
大天狗此时正仰躺在那处危险之地的古树上,一双翅膀舒展的搭在枝干上,表情却肃穆。树下的食梦貘瑟瑟发抖,害怕头上的这位大人再一个不高兴,他可能就得提前见到早逝的父亲了。


面对树下小妖怪的恐惧,大天狗未多加理睬。好不容易获得了那位大人的帮助,构建了那样完美的梦之世界,却还是没能留住博雅。


大天狗摩挲着自己的嘴唇,上面还留有博雅的温度。


要是再一次错过的话,就算是用抢的,也要…


山中响起悠扬笛声,却在末尾有了变调。本欣赏乐声的小妖怪们听到那处不和谐之音,大脑变得混沌,皆向山中的一个位置聚集而去,开始扩张刚出现的阴界裂缝。


大天狗放下笛子,背手立在山巅。他望着京都城的方向,等待年轻武士的到来。 



评论(1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