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拨电话时,要记得核对号码。 》(清水向,明涛明无差,一发完)



10月31日,龙番市公安局发生了件大事。

这大事还是十年难遇的非刑事类“大事”。

上次有这样的骚动还是别国总统前来慰问,同刑警队大队长共进午餐的时候,关键那时候的大队长还是个全城公认的大美女。

这次的大事,牵扯的也是刑警队大队长,不过这个故事里没有总统,没有美人,只有林涛和他的宝宝。

可能还要加一个必须出现的角色,秦明。

再加一个李大宝,方便叙事。

话说今天一早,大宝艰难地从被窝趴起来的时候时针正正好好指向八。想起某位法医一喊别人外号就能连喊三个月的架势,大宝瞬间清醒,附加一个卧槽。没时间吃早饭了,就先换衣服,至少人先到了局里,总有时间出去买早饭的。

李大宝打开手机地图,看着通红的道路犯愁,这回肯定要被喊“迟到的”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得请牛b哄哄的秦科长吃饭,还得捎上个林大队长,是破财,又消不了灾。

再看了眼表,李大宝发动了自己的白色老年车,刚驶出路口又差点和辆金杯蹭上。

“会不会开车啊,死娘儿们!” 金杯司机张口就骂。

李大宝缩着脖子往车里看了看,赶紧跑了。

“内人一看就是个老司机,我哪儿怼得过他啊。” 事后,李大宝对林涛抱怨说。

作为一个方便叙事的角色,李大宝的迟到过程暂且不表,我们将时间推到李大宝迈入警局大门,从她跟秦明尴尬对视开始说起。

“额……嗨?”

“你迟到了。” 对方没有回应李大宝带着颤音的招呼,移开了视线看向林涛的方向。

迟到迟到迟到就知道说我迟到,大宝撅着嘴狠狠瞪了眼秦明,然后凑过去跟着他的视线看了看林涛,没啥稀奇的啊,于是拍拍他的肩膀说:“诶,看什么呢,林涛脸上开花儿了?”

“首先人类面部若想要养植花卉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这句话从根本上有逻辑错误。其次,当我说出'你迟到了'这四个字之后,就算我没有盯着你,汇报原因也是你的职责还有,”秦明顿了顿,将视线放在李大宝的鼻尖上,“你没吃早饭?”

“哟呵您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这么会关心人了?”李大宝开始侃。

“原因很简单,今天警局里终于没有打扰别人嗅觉正常工作的浓重煎饼味了。”秦明转身开始收拾桌子上的文件。
“谁说煎饼味儿打扰别人工作了?还有啊,我就好煎饼这口儿,你要不喜欢这味儿,那我也没办法。”

秦明勾了勾嘴角,大宝看到这样标志性的秦明表情之后撇了撇嘴,完,秦明又要给她致命一击了。

“我从头到尾没提过那种味道是谁带进来的,你这叫做不打自招。当然审讯犯人的事情不归我管,但是你的早饭味道很大,在这样的封闭环境下没有两个小时是散不出去的,总而言之,你的早饭,打扰了我的思考。”

“老秦,别逗她了。”林涛一过来,秦明就闭上嘴,转换为高冷模式从上而下俯视着大宝。林涛扫了眼秦明,从兜里摸出了个塑料袋塞到大宝手里:“没吃早饭是吧,给你个苹果吃不?”

大宝连忙说着谢谢谢谢,然后眼刀子直接插中秦明,似乎在说,瞧瞧人家林涛多好。

秦明没有理会大宝,换了个姿势将双臂交叉在胸前,疑惑地歪了歪头。

“我的呢?” 比平常稍微有些起伏的语调。

“大宝手里呢,怎么,你要跟警犬抢食物?”

听到警犬这两个字,大宝不给面子的送了面前二位一对白眼。

“她手里的是你昨天从食堂带回来的那一个。根据表皮微微发皱的情况来看是在保鲜的情况下存放了超过两周的时间。而我喜欢吃的苹果往往处于新鲜状态,绝不是她手中那只的那种。”秦明坐到椅子上,两手搭着扶手,双腿发力使转椅逆时针转了小半圈正对林涛,“所以,我的呢?”

林涛耸耸肩,转身走到座位那里拿出另一只“符合标准”的苹果,做势要抛给秦明,秦明也一脸认真,手心向上伸手来接。林涛点点头,胳膊向上抬高,直接将苹果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咔嚓”咬下了一大块果肉,一脸开心的嚼了嚼。

“所以,你的苹果被我吃了。”

一边大宝也生怕被抢了早餐一般,赶紧咬了一口被秦明鄙视的不新鲜苹果,然后挑衅地朝秦明咧开嘴笑了笑,跑到林涛那里得瑟地击了个掌。

“啊啊手机响了,我去接个电话。”林涛笑着跑到门外。

“估计又是去接宝宝的电话吧,恩爱狗。”

“是我妈,拜托。”林涛回头回答说。

大宝冲林涛背影吐了吐舌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笔,笔记本,钱包,手机…

????

手机呢?

大宝将外套脱下来,张开口袋处的布料就往下倒。但除了几个钢镚和终于找到的家门钥匙之外,手机是连个影儿都没有。

“秦明,借我手机,我给我手机打个电话。”

“拿去,然后,消失。”

大宝划开手机锁屏,发现秦明竟然没给手机设密码,好家伙,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

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刚到第五位就跳出了历史记录。这手机还挺智能的。大宝再一看,天,这秦明给自己的备注竟然是宝宝,诶呦喂。想也没想直接按了拨通键,然后侧着耳朵准备听手机到底是在哪里发出声音的。

一声轻响,对面居然接通了。该不会是路上自己给搞丢了吧,诶呀,可千万别碰上个碰瓷儿的。大宝刚想问候一下对方,对面就传来了好听而又非常熟悉的男声。

“离得这么近,有事直接找我不就好了,宝宝。”

卧槽。

卧槽。

“卧槽,林涛?!”

对面瞬间挂掉了电话,大宝再一看手机,赫然发现手机号码第五位同自己的手机竟是不一样的。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一抬头,对上的是林涛有些怒意又带些无奈的脸,和一旁努力压抑着“坏事儿了”的表情的秦明。

“你们…, 好家伙, 真可以。”大宝用中指托了托眼镜。

于是,被两个煎饼收买的李大宝在午餐时间将这个料一抖,整个警局都沸腾了。

李大宝,性别女,单身。10月31日早上丢失手机一部,却发现了一条大新闻。11月5日找回手机,却因为得罪了上司而在泔水里捞了三天尸体。







后记:
“咱俩手机号还真就只差一位,嘿,真巧。”

“是巧,要不然你们怎么光明正大的秀了那么多年恩爱。”

“也是。只可惜这以后没办法再秀咯……”

“你…别太伤心了。”

“……”

“……”

林涛和大宝站在陵园大门口,相视无言,齐齐叹了口气,陷入了当年的回忆。

回忆总是美好的,用秦明的话来说,是因为人的记忆像个作弊器,总是把美好的瞬间拼成一个整体来满足自己,实际上那些最美好的回忆往往不是真实的。

林涛点了根烟,沙哑着嗓子说:“你说秦明怎么就不告而别了呢。这臭小子。”

大宝没有回应他,只是沉默着喝光了手中的农x山泉。













“所以接下来该轮到我秀了吧,我可不是单身狗了,你们虐我,没用!” 大宝看着远处迈着小碎步跑过来找她的女朋友挥挥手,笑嘻嘻地看着林涛。

“该死,老秦肯定又跑到哪里偷懒去了,连告诉都不告诉我一声。还不是因为假期人手不够,咱们竟然要在烈士陵园执勤,真是…总之,等老秦回来,看咱们谁能闪瞎谁吧。”



——终——




评论(59)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