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五角关系》⑥(狗博/晴博)


下一章很适合发车。
—————————————————


阴阳师的府邸,在太阳落山时景色最美。

内院的柳树已经抽出新芽,细小的绿色嫩胚在夕阳下随风摇曳,光线透过空隙,同阴影在大地上勾勒出一道道西洋装饰画一般的痕迹。光与影,阴与阳,世间万物都有对立的一面,对立的同时支撑着彼此的世界。

回到寮内的一行人皆露出疲色,面对此时的美景却无心欣赏,各有各的心思。

早在晴明房间门口等候的蛇妖远远地看见一身白色狩衣的阴阳师,急急忙忙迎过去:“晴明大人!那个…我有话要对您说。”

微风拂过,一院樱花漫天飞舞,就好像被法术控制一般凝在空中,再旋转着、跳跃着向下飘落,恰到好处地点缀着清姬清秀的脸庞。空气使人迷醉,晴明揉了揉太阳穴,力图保持清醒。

博雅本走在晴明一侧,他其实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可看到清姬绯红的脸颊,和晴明专注望向她的眼神——就好像他们二人的世界中只有彼此一样——他莫名想躲开,躲得远远的,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走着走着就走出了阴阳寮,附近的街道还很热闹,他便打算到处逛逛,在足够不尴尬的时间再回去。

太阳穴忽然突地抽疼了一下,眼前一对乌黑的翅膀若隐若现,是今天做的那场梦里的场景。数秒后,博雅的眼神回复清明,他看向河中,自己的嘴角俨然有口水渍存在,他忙擦了擦,心里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流了口水,还是在梦中…发生了什么?

啊,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更多的细节了。

他在河畔盘腿坐下,一手托腮一手拨弄着身前的狗尾巴草。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数完狗尾巴草,他觉得颇有些无聊,于是干脆呈“大”字型躺在柔软的草坪上,慢慢看太阳消失在地平线。

天空的颜色变深,但还是非常清澈,其间点缀着繁星,围绕着一轮勾月。

同样注视着这轮弯月的,还有坐在庭院用晚膳的安倍晴明,以及坐在他对面的清姬。

他举起酒壶,倒酒液入自己的杯中,香甜可口的醉人饮料让人的神经麻痹,感受不到痛苦,甚至连内心的痛苦都不甚在意。

清姬则捻起一块小巧精致的糕点,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品尝完味道之后拿小舌舔了一圈嘴周,十分撩人。

“晴明大人,那个…” 清姬有些犹豫地开口,眼神里带着恳求。

晴明收回欣赏上空的目光,转而放到对面青涩的蛇妖身上。

“对不起,晴明大人,昨天…昨天…”蛇妖的眼神飘忽不定,咬咬牙继续说道,“昨天的事情请您忘记吧,我即刻就会出发,离开这个地方!晴明大人,对不起。”

晴明顿了顿,原来梦中清姬称自己为夫君大人竟不是臆想,果然自己对她做了失礼的,不,是过分的事情。那么,那个梦…便是预知梦吧。

“不,究其原因还是我酒后失仪。清姬,” 晴明执起女子的纤纤玉手,“你毋需离开,还是请让我对你负责吧。”

“哎呀哎呀,这可怎么行…晴明大人所喜欢的女子,怎会如我这般。”清姬害羞地低下头。

花前月下,一男一女,不论是由怎样的线牵到一起,总会有人为这二人的结合黯然神伤。

鬼女红叶听完了盗墓小鬼带来的消息,倒是平静的很,却依旧拒绝酒吞童子的造访。她捏出一片枫叶,打上一道符印将其变为巨怪,便在常年层林尽染的枫叶林中潜心修行、练习技能。

一旁安倍晴明去到房间里练符,寮内则有另一位客人拜访了清姬。

脸上涂有油彩的黑晴明从正中的树上往下轻巧一跃,落到清姬面前。

“大人,一切都很顺利。” 蛇妖微微屈身。

“晴明已经相信你是个普通的小妖怪了?”

“我想是的。同时,上次的计划让我得到了接近他的最好机会,现在我更有机会同他相处更多的事情了。”

“很好。” 黑晴明勾了勾嘴角,“那么我们的交易就还作数。可千万要记得阻挠清明和博雅啊,小蛇妖。”

“是,大人。” 清姬抿了抿嘴,低头称是。

湖边开始放起烟花,美轮美奂,看在博雅眼里却不是滋味。周围的情侣依偎着彼此,在狭小的空间内分享吐息,他的存在仿佛就是多余。博雅想,如果不说出自己的感情,就一定没有任何机会。如果坦白,倒是自己可以轻松一些,要不然每天都在瞎想,就没有捉妖除恶的时间了。趁人还没有多到挤满湖畔,他沉默着步行回到阴阳寮。

刚进去,博雅就和晴明打了个照面。

“…清姬怎么回复你的?” 博雅先问。

“她是个挺好的女孩。”

“你这不是跟没回答一样。”

晴明有些恍惚,他在昨天晚上做了背弃自己喜欢的人的事情,但是为了不同时背弃自己做人的基本,他无法做到置清姬于不顾之地。

脑海中闪过博雅梦中,博雅同大天狗缠绵的影像,他有些生气,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喂,晴明。”博雅眼睛盯着鞋的前端,声音有些紧张。

“你说。”

晴明向前靠进了一步,博雅感受到二人距离的接近,身体微微颤抖。

“晴明。”

“我在,博雅。”

“我…虽然现在说这句话有些不合时宜,但我觉得,有些话该说还是要说的,”博雅认真地同晴明对视。

“我心悦你。”

四个字在晴明的脑海中炸开,同在上空展开的鲜红色花火一般,让人的大脑一片空白。

晴明想到梦里博雅的喘息,眼神黯了黯。他抚上博雅的侧脸,贴到他的耳边想要回应。

“我…”

“晴明,你不回答也没有问题。毕竟这是困扰。”

“不…其实…” 晴明努力措辞,希望能解释清楚错综复杂的关系。

两人就在微寒的空气中相互靠近,渴望着彼此的温暖。

晴明终于下定决心开口:“其实我…”

“晴明大人,您在这里吗——!” 清姬的声音由远而近,晴明迅速后退,只留下双眼微微睁圆的博雅。

“啊,终于找到您了。刚才用庭院里的落花给童女做了一顶花环,您帮我看看合不合适吧。” 还是清姬的声音。

博雅感觉自己没有听到晴明的声音,却看见他同清姬在一起是绽放的笑颜。
博雅感觉自己什么也听不到了,也什么都不想听到。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逃离了那个地方,走到了京都城的街道上。

越往前走,路两侧的樱花树便越多,散发着妖异的光。博雅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忽然听到一曲美妙的笛声。他已经走出了京都城,走到了附近的山道上。这笛声引导者他前行,也带来不少怀念的感觉。

走到一棵古树之下,他发现了笛声的发源地。博雅抬头向上看却也看不真切,树干、树枝均被浓茂的树叶挡住,而只能听到声音。

笛声忽而转变为凄凉之调,他感到一阵心痛,脑海中现出晴明的音容面貌,却又无论如何也抓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晴明的脸在他的印象中慢慢变得模糊,变得虚无。

博雅靠着树干坐下,抱紧双臂给自己取暖。他很快就在笛声中睡着,蜷缩在树干的凹陷处尽量保持体温。

大天狗从树上下到地上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博雅毫无防备在树下熟睡的场景,他的眼角带有泪痕,似乎在为谁伤心。大天狗轻叹一声,走到博雅身边躺下,双手环过他,又用黑色的羽翼给他构造了一个温暖的空间。博雅感受到热量后又向大天狗的怀里蹭了蹭,皱紧的眉头渐渐也放开了不少。

“好好休息吧。” 大天狗抚着博雅的脸庞,不时挑起他散落的几根发丝把玩,视若珍宝。

等明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当第一抹光线照到博雅的眼睑上,他将会醒来。

那时,他们将对视,将重拾曾经的火花,再一次坠入爱河。

评论(1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