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来福》 (明涛明无差/一发完)

点梗第一发ε-(´∀`; ) 今次撒少女心思的糖!

一个甜甜的秦明,林涛和一只小狗的日常相处故事。

故事发生在李大宝就职之前。
---------------------------





龙番市的夜晚,明交着暗,暗掩着明。

就像其他城市化进程较快的地区一样,龙番的老城区这几年确实拔起来了不少高楼大厦,但居民楼却大都还是砖瓦房,墙面粉刷成红色。这些楼有着约莫六七层的高度,里外设施都有些跟不上时代。但这些居民楼位置好,因此不仅租金高,未来可能涉及到的拆迁款更是能让人从梦中乐醒的。

市立公安局位于核心地段,建筑宏伟,外墙也在近期重新粉刷了一遍,看上去跟旁边玻璃外罩的高耸写字楼无差,但大理石门面上“龙番市公安局”的字样还是给这栋亚麻色的建筑增添了一丝正气。

公安局北面有一个居民区,小区里都是这样的老旧居民楼。而最靠近出口的那一栋的底商前几周则一直在装修,大家都在猜测这里是不是要开一家快餐店,毕竟位置好,白领们午饭也更方便解决了。
可是昨天的开业剪彩让不少饿着肚子来的宾客扫兴而归--虽然里面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也能吃吧--他们垂头丧气,无比渴望周围能有商场存在,最好是好几层餐饮的那种。

民以食为天嘛。

回到现在是晚上的设定,刚入秋的龙番市总是在天黑透的时候下淅淅沥沥的小雨,也总是能正好将刚从公安局下班,走出大概两分钟脚程的刑警队长林涛砸个透心凉。今天的林涛比较幸运,他已经走到了居民区入口处,刚感受到头上一阵密密麻麻的小水滴透下来,他就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踏上了那家刚开业的宠物店的台阶。

林涛一手推开贴着泰迪海报的玻璃门,侧身闪了进去。刚一进去他就闻到了浓浓的洗发液的味道,带着一股奶香。接着从柜台蹦出一只棕色的泰迪,抱着他的腿就开始狂叫。

“小黑,是客人来了,不要怕生。” 店主人打着哈欠走出来。那是一名中年男子,留着金正恩的发型却尖嘴猴腮,咧开嘴笑的时候脸上压出不少褶子。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涛,没看见这人带了什么宠物来,于是就跟林涛尴尬对视了几秒,才一拍脑壳,想起什么似的说:“不好意思啊,新店开业,业务还不熟练,不熟练。”

林涛摇摇头,蹲下来把那只叫小黑的泰迪犬抱起来,习惯性的往下瞄了眼性别。

“客人是要买狗粮还是玩具?店刚开张,你也知道的嘛,就刚只有狗狗的玩意儿,但是也不全,连钢梳都还没送过来呢,” 店主人走到柜台那里,拉开上层白色的抽屉递给林涛一张会员卡,“来来来,前十名客人免费有会员卡。” 林涛笑笑接过,问老板:“我来,是想给我朋友买个礼物。他平常有点儿孤僻但人确实很好,有只宠物陪的话应该能开朗不少。”

老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说:“兄弟,要是让闷葫芦开口,像什么金鱼啊,乌龟啊是远远不够的,猫呢也是磨人的主儿,狗的话……”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看了看林涛手里的小泰迪。

顺着老板的视线看过去,林涛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狗的话肯定是个能让人好好倾诉的小伙伴儿咯,老板,小黑是不是刚生?”

老板用手势比了个“六”,然后也是愁眉:“小黑这一窝生的太多,我也挺怕我养不过来的。不如,五千?”

三千五吧,林涛讲价。四千,不能再低了,老板摆摆手,毕竟你是会员,再打包送你一些必需品。

“成交,谢了啊。”

然后就有了秦明罕见露出惊讶表情放林涛和那只有着湿漉漉大眼睛的黑色小泰迪进门的一幕。

“你带着一只狗进了我的家门。” 秦明恢复了平静的表情,陈述着他所看见的。

“嗯,可爱不?” 林涛揉了揉小泰迪的脑袋,泰迪舒服地哼哼了两声,然后露出肚皮让林涛摸。

秦明作出思考状,张了张口却怎么也说不出“可爱”两个字。当然,他更说不出来的是他想起来去年在玉林的狗,因为这会让林涛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同他第一次吵架。最后他尝试着引开话题:

“它打过针了吗?我是说,它有没有在正规的宠物医院接种狂犬病疫苗,并且服用了驱虫药物?”

“它还小呢,等下周再说吧。” 林涛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新来的小泰迪上,这让秦明莫名有些不爽,又看着那只小狗在林涛怀里扭来扭去--

有一种想把它拿走的感觉。

然后秦明也确实这么做了,他伸出手,还没来得及碰上泰迪,小家伙瞬间变脸--用林涛的话说,变脸比秦明还快--龇牙咧嘴,喉咙发出咕噜的声音。

“你在威胁我。” 秦明叉腰,然后居高临下地瞪着泰迪。

林涛看了看一人一狗的互动,内心想,难道狗狗也融化不了老秦的心?他连忙打着哈哈:“他这是还不熟悉你的气味,一定,一定的。” 然后秦明“哼”了一声,转身去了厨房。

“诶,别走啊老秦。你这不得帮我给宝宝取个名字啊?他妈妈叫小黑,我觉得咱得给宝宝取个好听点儿的名字。” 林涛抱着狗,跟上秦明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泰迪就好像闻到什么味道一样动动鼻子,然后突然停了一下,又使劲地嗅起来。秦明瞥了一眼小狗,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哈尔滨红肠,再看了看小狗充满希冀的目光,秦明百般不情愿地拿刀切了一块出来,踌躇了一下递到了小狗的嘴边。

“吃吧。” 秦明淡然道。

泰迪张口咬住红肉,嚼都没嚼就吞下了肚。

嗯?

秦明继续跟泰迪对视,手还没有收回去。

小狗讨好地舔了舔秦明的掌心,尾巴摇得跟铃铛似的。

“嘿,你这小子,人给你点吃的,你是不是就跟人跑了啊?” 林涛半开玩笑地说。

另一边秦明愣愣地看着自己被舔湿的手心,又看了看越看越顺眼的小泰迪,再看看笑得正灿烂的林涛,一拍手掌,道:

“以后,煮完的耻骨联合,都是你的。”

说完之后,秦明自己又点点头,很是郑重。

林涛想,狗狗果然是让人变得友善的小天使。嗯,等等?

耻骨联合???

“喂,老秦,你可别给宝宝吃那种东西啊。” 他知道秦明不会那样做,但还是象模象样地叮嘱着。

“记得你刚刚说是要给它取名字。而在我看来你对它的称呼一直是’宝宝’,这是一个非常常见,虽然非常顺口但称不上特别的名字。叠字法确实是给犬类起名的好方式,因为会从一定程度上突出宠物的可爱,” 秦明清了清嗓子,他终于说出了可爱这个词。

“宝宝挺好听的,又不能叫大宝,赵大宝不是刚被你气走吗?”

秦明瞬间回归严肃,摊手作无辜状:“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如果连下井捞尸这种工作都不能完整进行,甚至只带出来头颅,跟着我做事会对我有限制。”

林涛也学着摊手作无辜状:“那具尸体腐烂的程度都能当剧组道具了,而且那口井常年也没有人清理,有个头就不错了。”

秦明侧着头睨了林涛一眼,又把视线放在小狗身上。

林涛见状赶紧抢白:“反正我就管它叫宝宝了,你就收着吧。”

“你让我收下?” 秦明再次讶异。

林涛点点头。

“你让我,”秦明指指自己,“收下,” 又指指林涛怀中的狗,“它?”

林涛还是点头,小泰迪感觉抱着它的人一直在动,不满地轻轻咬住林涛的衣服。

“是礼物,养狗的人都比较乐观。”

“你这是典型的偏见性质发言,就跟女性普遍内向一样。”

“行行行,我错了。我重新说。我希望宝宝能让你变得更加外向,更加乐观。”

“你是说我现在不乐观,不外向?”秦明作出了经典的一手横在胸前,另一手呈举手状的思考姿势。

“没……”

秦明眯起眼睛盯着林涛,后者冷汗都快要出来了。

打破安静空气的是小泰迪的呼噜声,还挺响的。

两人相视一笑。

等时间过了一周,秦明便请了一天假带小泰迪去打针,病历上的名字写的是“秦明和林涛的狗”。

等到下午回去的时候,秉着回报一切顺利的原则,秦明给林涛打了个电话。

“一切顺利。”

“好好好,让宝宝接个电话吧,老秦。”

电话那头刚说完,背景音就变得嘈杂。秦明想了想,打开了扬声器。

“宝宝?” 林涛的声音透着快要溢出来的开心。

“宝宝,在家里等会儿我啊,我马上就回去啦!”

只听得背景音更嘈杂了。

从此以后,公安局的大家都知道了林涛有个宝宝,并且和他同居。

林涛挂了电话,整个人都神采飞扬。他高兴的是秦明似乎稍微敞开了内心,并且第一次因为私人事务给他打了个电话。

要是周围没人,他真想在地上打滚。

另一边秦明则是想着林涛那么开心地叫着“宝宝”的样子,莫名又有些不爽。但看见在地上打滚的小泰迪,又想到这是林涛给他的礼物,他就有点,有点开心。

“你不能叫宝宝。这个名字太土。”秦明把小泰迪抱起来,认真思索着。

后来等李大宝入职,她一度怀疑自己眼瞎,因为林涛宝宝的手机号码明明就是跟秦科长的一模一样。
再看看两个人的互动,她又忽然懂了。

“老秦,你们家狗,嚯,这么可爱!叫啥啊?” 李大宝问。

林涛刚想插嘴说叫宝宝,秦明却先开了口:

“叫来福。”

大宝笑也不是夸也不是,只留下一脸懵比的林大队长。

再然后就是等到来福长到三岁的时候,他有了两个爸爸。

但是他有点不太敢吃秦明带回来的肉骨头。

-完-














评论(18)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