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迟来的求婚》(一)(安谭向)

又名《小孩子确实是最好的助攻》

请食用ε-(´∀`; )

——————————————————



十一月的上海进入秋天,落在地上的黄叶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被踩过的时候发出咔嚓的清脆声响。
此时的安迪正坐在盖有卡其色餐布的饭桌旁的餐椅上,跟坐在对面的小男孩大眼瞪小眼。

小男孩是安迪在欢乐颂小区大门处遇见的。安迪早上出门时曾经透过后视镜看见小男孩的妈妈抱着他,等到天色变暗,再次路过时,就只剩下小男孩一个人的身影,孤单无助地坐在人行道的边沿,小脸上挂着泪痕。

看到小男孩的样子时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弟弟,自己可能再也找不回来的弟弟。

安迪向右打轮,将车子停在了小男孩面前。

“你还好么?” 她摇下车窗,尽量缓和着脸上的表情,让自己看上去亲切一些。

小男孩先是警惕地盯着她,然后似乎确定面前的人确实是想帮助他,才怯生生地开口:“我……我只是迷路了。”

安迪点点头,联想起早上看见小男孩妈妈离开的场景,又是一阵心疼。

当年弟弟找不到自己的时候,会不会手足无措,还是会一样冷静。

“哦,这样啊。” 安迪点点头,又抬高视线。天色已经逐渐变暗,让一个孩子留在寒冷漆黑的室外明显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于是安迪解开安全带,打开了车门离开驾驶座,又从车头那边绕到车子的另一侧,走到了小男孩的面前。

安迪抱膝蹲下来:“需要我帮助你联络警察吗?我可以带你去最近的公安局,就在……”她划开手机锁屏,用地图软件查找了公安局的位置,然后指给小男孩看:“你看,就在这里,很快就可以到。”

小男孩摇摇头。

“或者我可以帮你联系你的母亲,如果你有她的手机号的话。”

小男孩迟疑了一下,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安迪期待着他开口,却只等到了他的泣颜。

“啊……你不要哭,hey,没事的。” 安迪有些慌张地开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姐姐,” 小男孩拿袖口简单抹了抹眼泪,哭花了的脸让安迪有些心疼,“我是不是再也看不到妈咪了?”

安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点头,对方一定非常伤心;可她也无法做到否认这一点。

怎么办呢……

安迪犯起了难。

“要不……你先到姐姐家里呆一会儿?马上就要天黑了,外面不安全。”

小男孩愣愣地看着安迪,后者则慌忙掩面,对自己冲动提出这样的邀请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但这是综合目前情况得出的最好结果,安迪想。

“嗯。谢谢姐姐。” 小男孩点了点头,扬起天真无邪的笑容。

至于为什么二人在餐桌上大眼瞪小眼,是安迪发现冰箱里只有鸡蛋和饮用水而没有适合小男孩吃的食物,便只得将为数不多的绿叶菜拌成了沙拉,又泡了一碗牛奶麦片,然后小男孩狼吞虎咽地吃完,却再次响起警示肚子空空如也的尴尬声音。

安迪无奈,又不能让小男孩一个人在冷清的房间里等她去买食物回来。更何况,她基本没怎么出去买过吃的,尤其目标还是符合儿童营养的特定品。

要不……安迪想起小曲有过照顾猫的经验,她想,没准可以问问邻居女孩儿们的意见。

“额,我到隔壁一下,很快就回来,我会把大门打开的。在这里等一下,好吗,”安迪顿了顿,忽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小男孩的名字,于是诚实地问他:“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涛涛。” 小男孩还是有些紧张。

安迪点点头,然后站起身去敲邻居家的大门。

”咚,咚。”

里面却没有人响应。

安迪看看手表,这个时间,她们应该回来了才对。她拿出手机,给小曲打了个电话:

“喂,安迪?” 曲筱绡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像一只刚吃饱喝足的小猫似的。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安迪会又看了看虚掩着的大门,放低声音说:“你知道小孩子应该吃什么样的食物吗?要营养均衡的。”

“小孩子,你怎么问这个?反正就是喝点牛奶什么的吧,也不用考虑脂肪含量,普通的就行。”

“我的意思是,能推荐给我能填饱肚子的食物吗?”

电话那头传来男声,曲筱绡好像被摸到了痒痒肉,一边说着“别闹”一边笑嘻嘻地站起来:

“安迪,我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

安迪刚要开口,另一边小曲的电话却被人抢了去,只留下了低沉男声喘息着吐出的三个字:

“专心点。”

……

听筒里传来忙音,安迪叹了口气,习惯性地扶了扶额头。估计今天小曲是不会回到这里了。

接下来她又联络了另外三个姐妹,却也都因为加班或者约会的理由没办法回来帮她。

于是她看着通讯录里老谭的名字,有些迟疑地抿了抿嘴,拨通了电话。然后几乎是拨出去的瞬间,电话就接通了。

“老谭,是我,安迪。”

“我知道。难得你主动联系我,公事还是私事?公事的话我可是要推脱的哦,毕竟现在是下班时间。”

“哈哈,” 安迪忍不住笑出声来,“是私事。”

“你说,我尽力。”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你就答应了?”

“嗯,答应。”

“好吧。是这样的,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方便来一下欢乐颂吗?”

“我工作都处理完了,现在路上有点堵,我大概半个小时能到。” 那边传来穿外套的声音,老谭拿肩膀和耳朵夹着电话,又问:“大概是什么事情?”

“电话里解释不过来,我一会儿和你细说。” 安迪往家中走去,临了补充说,”谢了,老谭。”

“没事儿,一会儿见。”

呼,这样就放心了。

回到客厅,叫涛涛的小男孩正愣愣地看着餐桌,看见安迪回来才回过神来一般,然后小步跑过去抱出了安迪的腿。

“我怕。” 糯糯的声音传进安迪的耳朵。

安迪摸了摸涛涛的头,把他领到沙发上坐好,然后又从冰箱里拿了两瓶水出来,把其中一瓶递到了涛涛手里。

等到安迪喝完一瓶水的时候,门铃正好响了起来。她让涛涛在里面等,然后过去把房门打开。

面前的老谭正喘着气,好像他是从停车场一直跑过来的。

“老谭,我长话短说,你会照顾孩子吗?” 安迪保持着开门的姿势。

老谭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安迪,说:“倒是没照顾过,不过我带着刘总的儿子出去玩过几次。”

安迪放心地笑笑,然后说:“那就好。” 然后错开身子让老谭进门。

谭宗明进去的时候看见了正局促坐在沙发上上的涛涛,用眼神示意安迪,似乎在确定她是不是想让自己照顾这个孩子。话说回来,这孩子是谁?

没等谭宗明缓过神来,涛涛已经开口:

“姐姐,这是你男朋友吗?”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