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去知道你最近近况

《2.1亿》(下)

农坤廷大三角注意

想了好多种结局感觉还是这个最合适。

那就祝阅读愉快吧!

—————————————————————————————


攒钱的第一天,陈立农认真地洗了脸刷了牙,然后在食堂买了四份最便宜的30天健康餐。便宜是有理由的,虽然营养都够,但是每一盘东西根本就填不饱肚子。他狠命的蹬车,只选择了最便宜的视力恢复节目,看每秒钟自己的金库都有上涨。

第二天,第三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吃的更快了。每次都是几口就吃完,虽然量少,但营养够的话或是能活下去的。

再之后,有时间他回到房间里练习,基础的舞蹈不难掌握,但是又跳舞又唱歌还是有些难度。

“女孩,不想看你受一样的伤害……”

气息不稳,动作僵硬。这样下去是没办法通过的,更没办法找到朱正廷。

陈立农叹了口气,干脆向后一倒瘫回了床上。如果说把朱正廷送去oxlxs是一时的冲动,自己再去的话算是什么呢?就算去了的话,又能做到什么呢……他习惯性地摸了摸枕头下面的玻璃碎片,却在沉思中无意识地攥紧了这尖锐的违禁品,直到手心中传来一丝痛感,才猛地清醒过来。

他把手抽了出来,愣愣地盯着还在向外渗血的手掌心,一时无言,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到了嘴边又生生地退了下去。

“坤坤说的对,这种虚拟的生活,远不如实感的万分之一……”

他看了看手上的伤口,又看了看沾上血迹的玻璃碎片,皱着眉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然后将尖锐处冲向了自己。

如果已经对这个世界厌倦,不如……

“检测到您在非正常状态心率加速,将自动投递医疗用品,到达剩余时间,三分钟。” 机械音冷冰冰地响起,弄得陈立农一个激灵,碎片也因此掉到了床上。

然而自动投递的速度十分蹊跷,并没有到三分钟,甚至是在十秒左右,一个小巧的医疗包就从门上的小窗被投递进来。虽然陈立农自己知道没有什么事情,但还是用没有被划伤的手打开了医疗包。而令人意外的是,医疗包里并不是任何跟医疗用品有关的东西,而是碘酒和绷带。

他疑惑地“嗯”了一声,心中略微开始打鼓:刚才的话怕不是要被系统记录下来了。他尝试着调出了系统设置,发现录音和摄像设置还是非敏感模式,这才松了口气。他再次检查了账户里的数目,两个月以来的努力全都兑换成了通用货币里增长的数字。

还有六十天,不能再踌躇了。陈立农不再多想,翻着医疗指示书开始往自己的手上缠绷带。

“您有新邮件,来自郑锐彬,是否要打开邮件查看附件?”

陈立农保持着缠绷带的姿势说:“查看附件。”

整个房间瞬间变得金光灿灿,晃得陈立农睁不开眼。等到光芒退去,屏幕上只剩下一个长方形的图标,随着波纹效果呈现着。

是oxlxs的门票。

附件是自动接收的,陈立农瞪大了双眼,他已经很久没看到郑锐彬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去oxlxs的,又是怎么有这笔巨款的?

他推开房门就跑去了郑锐彬的房间。

可是房间里没人,甚至验证住户身份的显示屏都蒙了一层灰。

如果送礼人不在……陈立农为难地捏了捏太阳穴,那里隐隐发疼。他确实需要这张票没错,但是也不能白白收下这张珍贵的门票。

既然如此,就趁早去吧,到oxlxs的参赛场地去。

像是通宵之后又马上要起来骑车的人,陈立农晃晃悠悠地扶着墙壁走回了房间。他知道这一天会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知道了,自己的目的不是通过考核,而是用自己来替朱正廷找个公道。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将账户里所有的钱都转到了郑锐彬的账户里,也算是一小笔巨款。最后他把枕头下面还沾着血的利刃轻轻地抹净,然后别到了腰带上,让旁人看不出什么。

其余的步骤很简单,有了门票预约了时间当天就有人给他送到比赛场地。这是他第二次去那里,却是第一次以选手的身份去那里。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他也没那么紧张,很多流程也没有变化,因此很快就到达了很多人聚集的等候区。

还是很大的场地,陈立农环顾四周想要找地方坐一下,一抬眼就看到了熟悉的人。

是郑锐彬!

郑锐彬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也看到了陈立农的方向,等看到他的时候眼前一亮。

“农农!你怎么在这里,也是来参加比赛的吗?”

说着他朝陈立农的方向走过来,等到走进陈立农才发现他脖子上挂着的工作证。

“锐彬…你,到这里工作了?”

郑锐彬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着说:

“之前走得急,没来得及和你告别就走了。我刚才看到你的转账还纳闷儿呢,说你怎么忽然把这么多钱给我了。我正打算这段工期结束之后给你转回去呢。唉…工作太辛苦,只能收信不能往外发,痛苦啊。”

陈立农见到郑锐彬还是很开心的,一扫平日的难过也笑着回应着他的拥抱。可听到郑锐彬最后一句话,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那些文字就是真真切切的灌进了他耳朵里。

“你刚才说,你并不能往外发邮件?”

“对啊,只能收不能发,你也很震惊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陈立农激动地把住郑锐彬的双肩,对方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着:

“快要一周了吧……你还好吗,出了好多汗。”

接着郑锐彬的耳机里传来微弱的声音,他忙对陈立农说了声抱歉,待听清了耳机里的内容之后改用很官方的语气回应着:

“好的,我马上找人过去。”

他看了看陈立农,陈立农却没在看他,眉毛拧到了一起。郑锐彬忽然想到了自己曾经想成为oxlxs的歌手,但却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

农农也在犹豫吗?于是他说:

“农农,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决定的事情只要放手去做就好,要不然以后会后悔的。”

陈立农眼神中重新有了焦距,低声说了句“谢谢”。

“别客气,来,上面让我找人去舞台了,你要准备好了我就直接带你过去了,算是给你走了个后门。”

“钱你收着吧,我……总之锐彬你收着吧。”

郑锐彬就也不再推脱,然后带着陈立农去了摄影棚,交到了造型师的手里。他对陈立农挥挥手算是告别,然后又回到了候场区继续工作。在推开门之前他又回了一次头,看着陈立农还在盯着他。

“加油。”

“嗯,谢谢锐彬。”


摄影棚的工作人员在这段时间里拿过了一套衣服,粉色的衬衫和白色的裤子,给陈立农指了指旁边的密闭房间,房间门口写着“更衣室”三个字。

陈立农拿着衣服去换,虽然穿粉色让他觉得有些不适应,但是因为和草莓牛奶的颜色很像,他反倒很安心了。到了更衣室他才有时间梳理刚才郑锐彬的话。

提前到达的医疗包,和不知是谁送来的门票。

医疗包不可能那么快就到达,也不可能就那么正好是绷带。而这张门票……郑锐彬既然无法发件,就一定不会是他给的。

那么会是谁呢……?

还在思考中,外面已经有人敲门,他连忙换好了衣服,没忘记把玻璃碎片藏到衣服里,然后走了出去。造型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从首饰堆里挑出了一条灰色的领结给他绑上,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把陈立农推到镜子面前让他自己看。
镜子面前的他焕然一新,青涩的脸上却有着决绝。

造型师又过来给他处理了一下发型,然后把一瓶水塞到了他手里,说:“我带你去找摄影师,你对着镜头介绍一下你自己就好。哦对了,记得在最后喝一口这个,是赞助商的水。”

陈立农点点头,但看着水就有了一些防备。朱正廷喝了这个之后明显状态不对,这个水有问题。

摄像组很快准备好了,陈立农对着镜头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陈立农,今天呢,想要带给大家的是一首歌。哦对了,还有这个——” 他指了指手里的水,“超好喝的哦,你们都可以尝一尝。”

他没有喝,反而举着水瓶到了镜头前给了一个大大的特写。

摄影师犹豫了一下,觉得这种方式也不错,就按下了镜头。造型师在此上前给陈立农处理了一下妆面,就叫人带他去舞台了。

很快,陈立农就站到了舞台的侧边。他上次看着朱正廷表演,就站在了这里。

开场曲已经播出,然后是他刚录的vcr。陈立农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衣服里藏着的东西,在被催促着上场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表情,然后走到了舞台中央。

灯光打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他对着评委们鞠了一个躬。

“这个选手好可爱啊,你的名字是?”

陈立农握着话筒,回答说:“我是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

“农农给我们准备了什么样的表演呢?其实你不用表演吧,你站在那里就已经很可爱了,不知道躺着会是什么样的风情呢。”评委转着椅子冲向观众,大声喊着:“对不对!”

虚拟形象们大声附和着,评委转回来哈哈大笑,然后对他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立农侧着身,右手插在兜里而左手深处,斜指着上空,等待音乐开始。前奏一响起他反倒不紧张了,于是开口唱起了《女孩》。边唱边跳,不是什么复杂的动作,因此整体的感觉很流畅。观众席一阵阵“好可爱”“哇——”的声音响起来,评委们的脸上也露出了姨母笑。

“一而再三而在的,伤害——”他手里对应着歌词比着一二三,然后把衬衫往上一翻。观众席再次发出了巨大的尖叫声,她们都以为是这位选手要秀腹肌,可真正看清衬衫里的东西的时候她们又一下子收了声。

——陈立农拿出了那块玻璃碎片,拿最尖锐的部分指着自己的脖子。

观众席再次惊呼了起来,评委们互相对了一下眼神,却谁也没有动作。

“我只是想让你们听一些,我想说很久又一直不敢说的话。” 他握着碎片的手颤抖着,声音却沉稳得吓人。

“这个节目是你们最大的消遣吧,是吧?明明是这么无聊的节目,你们却兴致勃勃地看,跟着起哄,却根本不会去理解每个选手表演的含义。”

他顿了顿,走向了评委席,用空着的手狠狠地拍上了桌子,“啪”得一声吓得评委往后缩了缩。

“你们把情色挂在嘴边觉得自己很有趣吗?不好意思,我觉得这只能证明你的下流。如果只能用下半身思考的话请你把脑子摘掉。”

整个演播厅霎时安静了,就算有声音也是有人在倒抽冷气。

陈立农又看向了观众席:

“你们看这个节目用的都不是真实的人参加,每天除了工作还有什么可以做?就连吃饭,都是虚拟的,所以的味道都不是真实的,你们知道什么叫现实吗?在海边会有轻微的凉风吹在脸上,还有清凉的海水,海边是沙滩,冷与热的变化都不是系统设定的每天都不一样,你还能在海边遇到各种各样的东西……”

他想到蔡徐坤给他讲这个的时候向往的表情,眼眶一阵湿热。

“而这里,这个全都是虚构的世界都有什么?——九平米的房间和冷冰冰的显示屏。就连人和人之间也是可以很快就互相找不到了……”

“你们知道吗,只有草莓牛奶才是真实的味道,只有它。其他的东西都是营养剂合成的从本质上来说什么都不是。还有,还有…”陈立农哽咽了起来,“正廷舞跳得那么好,他明明是仙子一样的人,你,还有你们,怎么舍得那么对待他!”

“这种生活,我不想再坚持下去了。”

说着他闭上了眼,一滴泪从眼角划落,滴到了玻璃碎片上。

他正打算用尖锐部分划破自己的血管,就此告别这个世界,却听到评委犹豫的声音:

“草莓牛奶也是营养剂合成的啊……所有的食物都是营养剂合成的。”

陈立农睁开了眼,评委踌躇了一下,还是说:

“并不是我在骗你,但是,确实是这样。”

“不可能!” 陈立农跌坐在地上,蔡徐坤不可能在骗他。

另一个评委抢过话筒,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说:

“我知道了,这都是你的表演吧?差点被骗过去了哈哈哈,好久没遇到这么紧张刺激的节目了,你看,我手心都出汗了。”

评委们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鼓起掌来,观众席也一声两声的开始吹口哨。

陈立农看着面前的虚拟形象们,明明所有人都没有移动位置,他却觉得自己离这些人越来越远,像着另一个方向再也没有办法接近。

接着评委一个个按下了通过,舞台边缘爆出了彩带,恭喜选手通过的主题曲也响起。可陈立农却什么也听不到了,直到保全局的人过来抢走了他手里的违禁品,他才慌了似得要跑,却只是被蛮横地带到了医院的高级病房。

一天没有吃东西的他在护士推着餐食进来的时候还是咽了咽口水,护士只是把营养餐留在了床边就离开了,并没有什么表示。

所以现在是怎样?

自己难道已经死了,还是说自己通过了节目才来到了现实?

他试探地碰了碰食物,然后把一块面包送到嘴边要了一小口,还是那个味道。

他还是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他没有做到任何自己想做到的事情。

“农农。”

病床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正温柔地唤着他的名字。

消沉的陈立农只是一瞥,就认出了这个人,是那个不告而别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人——

“坤、坤坤?”

他想问蔡徐坤去哪里了,想问蔡徐坤为什么不告而别,想跟他说只有他知道草莓牛奶的味道是真实的,想跟他说他最近一切的一切。

“我是你的人工助手,来自你的记忆。”

“什么?”

蔡徐坤走到陈立农身边,拿手捧着陈立农的脸,可陈立农却什么也感受不到,没有触感。

“我是全息投影的人工助手,因此只有一个形象、没有实体。”

“原来,你也是虚拟的。” 陈立农苦笑着说,他从病床上坐起来,想找东西关掉这个全息投影。

蔡徐坤急忙拦在陈立农面前:“之前的我不是!我……”

“我不应该知道之前的你是否只是虚拟形象,而我的记忆里如果没有的话你也应该是没有的,可你却知道之前的你是真实的……我说明白了吗,坤坤,你不要再骗我了,你不是我记忆里生成的。”

蔡徐坤抿了抿嘴唇,陈立农接着说道:

“门票是你想办法给我的吧?还有那个医疗箱。你一直在看着我但是你却不出现……为什么?”

“大厂没有设备,我不能出现在那里,我……我是蔡徐坤又不是蔡徐坤。” 全息投影坦白道:

“我只是蔡徐坤意识的拷贝版,因此,我是他,又不是他。我、我是说那个我,我曾经是想跟你一起走的,但是我做不到,所以我留下了我的意识想要在你身边。”

陈立农没有对他的话作出回应,只是问了个问题:

“你告诉我,草莓牛奶的味道是真实的吗?”

蔡徐坤愣了良久,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一直觉得你说的现实很美好,而更美好的是你能去你喜欢的现实里,我一直在帮你想办法,但是在我想出办法之前你就已经走了。你现在在现实里就好,可我……我伤害了重要的人。”

陈立农想到了第一次见到朱正廷时他的样子。陈立农觉得自己就像是恶魔的同伴,拿现实这个果子引诱着朱正廷去到了地狱。

“比我还重要吗?”

陈立农只是盯着提问的蔡徐坤的意识,没有回应。

“我以为我,在你心里,占很大一部分。是不是因为我放弃了你而自己去了现实让你不开心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没有办法……我还是你最重要的人吗?” 蔡徐坤的声音表现出了焦急,他又问:

“你是不是喜欢上朱正廷了——?”

“你果然一直在看着我,你什么都知道。坤坤,我做错了好多事情,我以后不想再做会让我后悔的事情了。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去找「窗户」吗?”

全息投影苦笑着点点头。

“农农,你听说过通过oxlxs有机会去现实吧?对,我得到了这样的机会。我曾经通过了oxlxs的节目,然后我被告知,只要回到大厂,找到窗户就能去现实的世界。而再回到大厂我之前的所有信息都会被清除,没有人会记得我。”

“然后我遇到了你,农农。那段时间我眼里只有你,我想带你一起走,可谁知道…那个窗户我也找到了,但是只能有一次通过的机会,因此我不能带你走。我要是带着你走就走不了了所以……对不起,我放弃了你。”

陈立农低头看着营养餐中的草莓牛奶,然后认真地对蔡徐坤说:

“那段时间,我也有把你放在心上。可是现在……”

“这样就好,” 蔡徐坤打断了他, “你现在想离开吗?”

“我不想每天活在后悔之中了,我想……看看你说的大海。我一直记得。”

“那么你愿意放弃这里的一切,回到大厂找到最终的结局吗。”

“结局?”

“是的,大厂唯一的窗户,是通向真实世界的唯一道路。”

“我要去!“

“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来找到那个窗户。而且不能违规…比如说要带别人走。”

“……”

“那么你决定好了吗?”

陈立农点点头:“我知道你现在在现实里,你现在很好,就够了。谢谢你。”

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蔡徐坤的全息投影也因此被切断。陈立农以为蔡徐坤忽然消失了,手在将将碰上蔡徐坤的时候就只剩下零碎的光影能够抓住了。

“你最近还好吗?”

字正腔圆,这个声音他永远也不会忘。

陈立农忽然慌乱了起来,他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朱正廷。他只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朱正廷站在门口依靠着门框,眼眶发红。

他躲避着朱正廷的视线,感觉喉咙干得生疼。

朱正廷走了过来,一把握住了陈立农的手,抓着他就往外跑。陈立农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跟着朱正廷一起往前跑着,等跑到了走廊尽头,朱正廷带着他从逃生通道又去了地下,一辆黑色的专车正好停在通道最底层的出口处。

因为快速地奔跑朱正廷有些喘,陈立农拍拍他的后背,之后意识到这个动作他不该做出的。

“先上车。” 朱正廷说。

登上了车,朱正廷打开了自动驾驶,陈立农也没看到目的地在哪里,但对于朱正廷他是信任的。

空气凝固了几分钟,陈立农终于整理好语言,但是也只是说了一句:

“对不起。”

“你不要在意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况且……我也没收到什么实质性的骚扰。我在通过的第一天就得到了一个特殊的礼物。”

陈立农还是不放心的看着朱正廷,正好对方也停顿了话语,对上了陈立农的眼神。两人视线交触了几秒,脸上逐渐染上绯红。

车里的空调开的是暖风,吹在脸上痒痒的。朱正廷陷入了陈立农幽深的目光,他忽然发现,陈立农的下垂眼配上这幅担忧的表情与之前接触过的完全不一样了。这些天,他究竟怎么样了?

而陈立农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正常的加速,他掩饰一般的咳了一声,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没事就好。刚才你说特殊的礼物,那是什么?”

“现实。”

“你是说,「窗户」吗?”

朱正廷点点头。他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一点,但还是觉得燥热。

“那天oxlxs之后,有一个人问我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节目,我说是有人想让我拥有得到最好的机会,是去到现实。之后他就给了我一个条件,说只要三个月之内回到大厂,找到出口,就可以去到现实了。我没有回到原来的地方,也没有人记得我了。我一直没有找到你。”

车子开始减速,然后逐渐停稳。朱正廷打开一侧的车门,一丝光亮透了进来。陈立农跟着朱正廷一起下了车,他这才看到,目的地是一个标有“欢迎下次再来”的出口。

朱正廷接着刚才在车上的话说:“等我找到这个世界的出口之后,有人给我发了一条邮件,说你在病院,我就来找你了。我想让你去到你向往的现实。”

出口有些窄,但两个人通过还是不成问题的。可是,等等!蔡徐坤在病房里曾经和他说过——

“可是只能有一个人走,要不然是违规的我们都走不了。”

朱正廷有些意外陈立农会知道这个,但他还是说出了原本的打算,

“没关系,你先走,我马上就来。”

熟悉的笑容在朱正廷俊美的脸上,陈立农却无法被打动,他不能丢下朱正廷。

“我走了你就永远要留在这里了,我们一起走,一定可以的。”

朱正廷没有理会陈立农的话,推开了「窗户」。一股淡淡的腥味逐渐蔓延过来,而前方已经没有了路,能听到水流动的声音。

“是大海……” 陈立农喃喃道。

“去吧,我,回去也没问题的。” 朱正廷一幅想让陈立农安心的口吻,嘴唇咬得发白。他正想往后退、就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之中。

陈立农跟朱正廷身高相仿,两人一旦拉近距离,就连彼此气息的温度都能感受到。陈立农的眼神就像是能把朱正廷吸进去,而这年轻的深情则不停地在放大,直到朱正廷感受到嘴边忽然温暖的感觉,就像是棉花糖,甜腻中有着呼吸被夺走的强硬霸道。

良久,两人才喘息着分开,陈立农将下巴顶在朱正廷的锁骨窝里,沙哑着声音问他:“你上次说,再见面有话要对我说,我还记得呢。”

“等下次见面我就告诉你。”

“那一定要有下一次见面。我们必须一起走。”

陈立农胸前的银色圆盘冰凉,卡在了两人之间。

而陈立农下一个动作则是直接把朱正廷抱了起来,引起他一阵惊呼。陈立农安慰似地拿鼻尖蹭了蹭朱正廷的额头,便抱着他跳进了「窗户」。

自由落体没有多长时间,而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把他们分开。

等掉进海里,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然后陈立农的意识也渐渐地陷入了低迷的状态。

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陈立农发现自己坐在车里。而旁边却不是朱正廷,而是自己的熟人,郑锐彬。
郑锐彬看到他醒了,露出一副开心的表情:

“你终于醒了,你是我看到的第一个活人。”

“锐彬?”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哦对哦,咱们都是偶像练习生的选手,你是能知道我哦。”

陈立农愣了愣,偶像练习生?跟oxlxs是巧合吗……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并不是郑锐彬失去了记忆还是怎样,他,应该是来到现实了。不知道朱正廷有没有顺利来到这里。

回应着郑锐彬,他认真地伸出右手,

“我是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郑锐彬热情地回握住了陈立农的右手,他很开心自己交到了节目里的朋友。

“农农,你一会儿到酒店有什么打算?要不要出去逛一逛?”

陈立农点了点头,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是很陌生的,有认识的人一起走会好一些吧。这个认识的人还收到过自己的一笔巨款呢,陈立农忽然想到了这一点忍不住笑了起来。

郑锐彬开始拿着手机找景点找餐厅。陈立农撑着脑袋望向窗外,那是湛蓝的天空,还有白色的云。

这些蔡徐坤没有跟他讲过。

真美。

“农农你还没一会儿想吃什么?马上录像了要不然咱们少吃点儿吧。”

“好啊,”陈立农说,

“我想喝草莓牛奶欸……”





-完-

还想着写篇番外,讲讲农坤之前的故事。希望最近能不那么忙然后把故事讲完整🙏


评论(5)

热度(36)